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交锋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召集(大结局)

交锋 | 作者:可大可小 | 更新时间:2018-05-09 08:48:02
推荐阅读:抗战之红色军神终极至尊兵王完美世界奋斗1981至尊特工南明大丈夫放开那个女皇绝品兵王铁血强国内线为王
  戴老板遇难,让整个军统都陷入了恐慌和迷茫。相比之下,军统古星办事处的失败,反倒不算什么了。邓阳春和沈云浩灰头土脸的回来后,也没人追究他们的责任。

  此次的“一统”和“统一”计划,都没有取得成功。日军特别行动队,几乎全军覆没,剩下的几人,也被解放军俘虏,并且招供了一切。军事调处执行部第九执行小组的共军代表,为此向国军提出强烈抗议。

  当然,这样的强烈抗议,并没有实质性效果。国军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甚至,朱慕云借机向邓湘涛建议,可以向总部“认真”写一份报告,强调军统的作用。

  就此“一统”和“统一”行动,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但是,军统的炸药,在宣化店炸响,这就是巨大的胜利。至于办事处的损失,是因为与共军“顽强抵抗”的结果。能让共军提出抗议,说明军统的行动,还算成功。

  这个报告递上去后,果真是皆大欢喜。总部没提追究责任之事,甚至还为此而勉励了办事处几句。

  朱慕云回到古星后,很快与南方局派来负责古星工作的曾一南接上了头。曾一南以前一直在周副主席领导下工作,有很强的政治敏感性和丰富的城市地下工作经验。

  他与朱慕云见面后,高度评价了猎手情报小组的工作,作为同行,他深知潜伏在敌人内部,是多么的艰难。

  曾一南在听取了朱慕云的汇报后认为,猎手情报小组,应该肩负更重要的任务。比如说,徐慧莹可以借助军统的电台,向南方局直接汇报工作。

  朱慕云的身份,徐慧莹已经知道了。但猎手情报小组其他成员,包括董广宁这个副组长,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朱慕云向曾一南汇报之后,曾一南经过慎重考虑,朱慕云的身份,目前不宜让更多的人知道。

  虽然董广宁、朱梅、李耿火等同志,都是久经考验的老同志了,但不让他们知道朱慕云的真正身份,并非不相信他们,而是更有利于朱慕云的工作罢了。

  其实,朱慕云也很希望能与姐姐接上头,他喜欢吃姐姐炒的辣椒炒肉,只有姐姐炒的,才有股家乡的味道。如果姐姐得知,他是自己的同志,一定会很高兴吧。

  1946年5月2日,委员长抵达古星,下达限5月5日至9日围歼中共领导的中原野战军密令。然而,此事朱慕云获知后,迅速传递给曾一南,让这个围歼计划破产。

  为此,国军不得不假惺惺的在5月10日,让三人军事小组在古星中山花园签署了停止中原战事的《古星协议》。当然,这个所谓的《古星协议》,只是国民党军的一块遮羞布,他们根本就没打算执行。

  从签署新的停战协议开始,一直至6月,国军进攻解放区达千余次,占去县城、村镇一千多个,将中原军区部队5万余人,分割包围在以宣化店为中心的罗山、光山、商城、经扶、礼山之间,纵横不足百里的狭小地区内,解放区面积已不及原先的十分之一。

  为避免内战,中共中央多次同国民党政府交涉,表示愿意让出中原解放区,将部队和平转移到其他解放区去。但国民党政府怎么可能放任解放军离开呢。不但没有松开口子,反而增调部队。至6月下旬,用于包围中原军区部队的兵力增至10个整编师约30万人。

  此时,南京认为消灭中原军区部队的时机已经成熟,指令各围攻部队于6月22日前完成攻击准备,待命攻击。

  其部署是:以整编第41、第47师和整编第72师主力、整编第48师1个旅由信阳、罗山、光山、商城、经扶、黄安之线,整编第ll师附第72师一部及整编第66、第15师由黄陂、花园、应山、广水之线,分路向宣化店、泼陂河地区合击;以整编第75师及整编第26师1个旅控制广水和麻城以北地区;以整编第3师集结于襄阳、南阳地区机动。

  此外,还调集西安、古星的空军配合作战。

  26日拂晓,国民党军开始向黄安以西、经扶以东、孝感以北的中原军区部队阵地大举进攻,占领沙窝、邓店、浒湾等地。

  到此,内战全面爆发!

  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鉴于中原解放区处于国民党军重兵包围之中,势孤力单,多次指示中共中央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准备以丰力向西突围,转移至豫西、鄂西、陕南、川东地区,并在这些地区长期坚持,以牵制敌人,配合其他解放区作战。

  在国民党军进攻迫在眉睫之时,中共中央于6月23日明确指示:立即突围,生存第一,胜利第一。据此,中原局和中原军区以第1纵队第1旅伪装主力,向津浦铁路以东转移。鄂东军区部队就地坚持斗争,以迷惑、牵制敌人;主力分左右两路于26日开始向西突围。

  朱慕云领导的猎手情报小组,在中原野战军突围时,尽全力搜集军事情报,以配合中原军区之突围。他经常出入古星行营、古星警备司令部,尽量多接触军官,了解他们的想法,与他们谈话,从只言片语中,推断国军的行动。

  国共开战工后,朱慕云的任务更加艰巨。幸好,上级组织对古星的地下工作越来越重视,内战爆发后,中共中央重庆局派遣一批地下党员来古星,以和成银行古星分行为通讯联络点,建立古星地下党交通站。

  这个地下党交通站,得到了猎手情报小组的大力支持。无论是房子的租赁,还是情报传递,以及装备的配置。比如说,猎手情报小组给这个交通站送去一部电台,三只手枪,以及一批经费,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同时,古星各地下党组织的工作重心,开始向工运和学运转移。宣传和引导反内战、反饥饿运动。猎手情报小组的任务,则是配合其他地下党,及时给他们传递信息,提供必要的物资和经费。

  1946年9月,军统古星办事处撤销,办事处所有人员,全部并入军统湖北站。邓湘涛这个军统古星办事处座主任,成为军统湖北站督察。朱慕云,则成为湖北站总务处长。

  对这个职务,朱慕云还是很满意的。他在抗战期间,救过朱育鲁和唐新,现在归他们领导,自己就算在工作上敷衍了事,他们也不至于责罚。最重要的是,总务处看似很与行动无关,但只要湖北站有行动,都瞒不过朱慕云的双眼。

  至于华生,依然还在六水洲担任看守所长。原本,朱慕云想将华生调到总务处,有华生在,他真的只要当甩手掌柜就可以了。但是,国共大战已起,六水洲上的看守所,越来越重要。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一些进步人士,以及共产党员,可能会落于魔掌,关押在六水洲。

  到时候,有华生在上面,很多事情就具有操作性了。总务处的事情,只要有一个信得过的会计就行。朱慕云依然把周肇昌调了过来,让他担任会计。把钱管住了,总务处的事情,就算做好了一半。

  9月,抗战初内迁学校陆续迁回古星,军统的外围组织,趁机在学校发展。而他们的发展并不顺利,总是容易出事。朱慕云在总务处,通过各种费用和器具的使用,基本上就能判断出各个部门在做些什么事。

  同时,朱慕云继续加强与陈忠鹄的关系。接收古星敌伪产业办公处的工作,基本上告一段落了,朱慕云向他建议,争取更重要的职务。陈忠鹄最喜欢两样东西:钱和女人。这两样东西,都离不开权力。

  “慕云,我想去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可是,那边现在有人把持呢。”陈忠鹄叹息着说,如果他能进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在古星就能横着走,谁还敢管他?

  有了权,再想赚钱就容易了。而且,这个权还是特权。就算是军统,有的时候,也要看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的脸色。

  抗战胜利后,古星的物资更是紧缺,如果把持了稽查处,到时候想怎么赚钱,就能怎么赚钱。

  “别人要进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难,你想进,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朱慕云说,陈忠鹄的叔叔可有小委员长之称,只要他开句口,不要说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哪怕就是当个警备司令,也未必不可能。

  “这你就想错了,我家那位,在这种事上,特别古板。”陈忠鹄叹息着说。

  “有些事,你未必要他亲自出面的。只要打着他的旗号,找王司令说一下,这个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的位子,谁敢跟你争?当然,有些规矩,你还是要遵守的。”朱慕云意味深长的说。

  这样的套路,朱慕云还是很擅长了。陈忠鹄有大佬在后面,哪怕不给他撑腰,也可以打着他的旗号达到目的。就算王九和知道陈忠鹄是借他叔叔的名义,但他也不敢去证实啊。

  “那我试试看。”陈忠鹄感激的说。有些事情,只需要别人点破,他就轻车熟路了。

  三个月后,陈忠鹄升任古星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陈忠鹄因为此事,对朱慕云很是感激。抗战期间,朱慕云就救过他,现在又指点他上位,与朱慕云的关系自然更好。

  甚至,军统湖北站需要稽查处配合行动时,朱育鲁这个省站站长打电话都没用。很多时候,要请朱慕云去沟通。

  朱慕云也愿意经常去稽查处作客,他与陈忠鹄都喜欢钱,朱慕云又很懂套路。两人经常在一起,越聊越投机。况且,朱慕云能从陈忠鹄处,获取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只是,古星的商业,比抗战期间并没有好转多少。整个1946年,古星西迁工厂复员复业才50家。12月,湖北省出席国民大会代表,要求贷款400亿元急救古星工商危机。

  同时,市政府以营业税担保,向中央5家银行贷款,贴现3亿元,发薪供公教人员过年。同月,省财政厅下令取缔汉口无照钱庄。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随着内战的爆发,古星的商业日趋艰难。到1947年2月,古星发生食盐恐慌,盐价每斤法币11OO元,盐店门前挤满平民。可是,很多人还是买不到盐。

  而到47年下半年,十一兵工厂工人,为要求增加工资进行怠工斗争。随着通货膨胀不断恶化,工人的工资越来越不经用了。兵工厂的工人,为了生存都要罢工加薪,可见古星之经济,甚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幸好,朱慕云一向只喜欢硬通货。他现在家里的保险箱里,只装金条和美元。

  兵工厂的工人罢工还没有平息,古星码头的工人,也突然全部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同月,市政府停发米粮外流执照,禁止米粮外流。古星的米粮,连自给都无法供应,不能再外流了。

  10月30日,古星市政府宣布:棉花价格上涨106%,米粮价格上涨70%,其他30种日用品相应涨价。整个古星的商品,一夜之间,全部进入了涨价期。

  古星行营不得已,只好颁发《战时军事管制实施纲要》。古星市政府为平抑粮价,也颁行《制售机米暂行办法》

  与此同时,中共在古星的发展却及为迅速。1947年11月,中共湖北省工作委员会和古星市工作委员会成立。曾一南任省工高官,康家平任市工高官。一个月后,中共古星市学生运动委员会、工人运动委员会和文教委员会相继成立。

  与此同时,中共又领导了一次重要的罢工。

  军政部联合后勤总司令部被服厂,又称古星被服总厂之工人,为抗议厂方克扣奖金、欺压侮辱,举行罢工。11月7日,工人结队欲前往古星行营请愿,遭武装厂警镇压,一名工人被打死,另外一位工人重伤致死,30余人受伤。

  血案发生后,中共古星地下市委加强对斗争的领导,罢工坚持到23日,终于迫使厂方接受工人要求,工人始复工。罢工结束后,成立中共被服厂地下党支部。

  每一次罢工,都是中共古星地下党组织的一次胜利。每一次罢工,都是给国民党敲响一次丧钟。

  年底时,市政府开始管制粮食,宣称要对囤积食粮者处以死刑。同时,市经济检查总队成立,全市设密告箱。不久,古昌经济检查总队成立。

  可是,不管如何管制粮食,总有人囤积居奇。当生活越艰难时,人民越会奋起反抗。到1948年,中共中央中原局、鄂豫军区党委、鄂豫三地委、桐柏军区党委、江汉三地委等党的城工部门,全部在古星开展城市地下工作。

  猎手情报小组从抗战时间就存在,他们在朱慕云的带领下,积极配合各个地下组织的工作。这期间,猎手情报小组的提供的情报,得到了上级的高度评价。他们为古星的地下工作,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

  进入1949年,情况就更加危机。古星机器工业200余厂家因无原料停业,6 000多工人失业、古星30家面粉厂无原料加工停业。

  1949年1月16日,湖北人民和平促进会成立。23日,湖北省人民和平促进会派代表,赴河南解放区,会见刘、陈司令员,报告湖北、古星人民愿望,及湖北当局对局部和谈的意向。他们回来后,在省参议会、古星大学等单位报告并发表采访讲话,介绍解放区情况。

  朱慕云自从46年去过一次宣化店后,再也没有去过解放区。为此,他特意去了趟古星大学,听了湖北省人民和平促进会的报告。

  解放区的老百姓,虽然生活也很差,但是,他们不会饿肚子。目前,对古星的人民来说,能吃饱肚子,避免战火,才是他们最感兴趣的事。

  不久之后,中共古星地下市委作出《古星接管工作中的调查研究问题》的决定,要求全体党员和进步分子利用各种关系和方法,调查各主要单位情况。与此同时,中共中央中原局领导的各级城工部派到古星的工作人员,也大力开展调查研究工作。

  3月,中共古星地下市委通过《为保护城市度过青黄不接进入接管而斗争》的报告,开展应变联防、护厂护校运动,工作重心进入反搬迁、反破坏阶段。

  25日,古星警备司令部颁布《紧急维持治安确实办法》,加强戒严措施。湖北省政府开始疏散登记,机关人员分批结队赴恩施。

  进入5月,古星疏散委员会发出通知:党政机关、社会团体等非军事人员和自愿疏散的市民向长沙、衡阳、广州、宜昌、重庆、桂林等地疏散。同时,古星警备司令部重新公布《戒严法》。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和江汉军区、鄂豫军区部队合围古星。

  古星,已经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朱慕云坚信,不久的将来,古星会迎来真正的解放。只是,他作为保密局总务处长,不能参与到这种革命大潮,实在遗憾。

  唯一令朱慕云欣慰的是,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而且,朱慕云在家里,能与徐慧莹说点知心话。

  猎手情报小组的其他成员,依然不知道朱慕云和徐慧莹的身份。这么些年,他们也都习惯了。有事通过死信箱联系,紧急情况,可以通过电台联系。

  徐慧莹与朱梅虽然没说过话,可他们用电台交流快三年了。徐慧莹也知道了朱梅的身份,对他们姐弟不能相认,也很是遗憾。

  保密局今天开会,准备撤往广州,朱慕云作为总务处长,徐慧莹身为电讯处副处长,也是撤离之列。在保密局,他们没有沟通,准备回到家里后,再好好商量。

  “慕云,怎么办,我们真要走吗?”徐慧莹依偎在朱慕云胸口,问。

  “听组织安排,我是党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朱慕云微笑着说,他当然想留下来迎接解放。可是,国民党还没有被消灭,全中国还没有解放,他不能计较个人得失,更加不能只顾眼前得益。

  “如果我们走,猎手情报小组怎么办?”徐慧莹问。

  “此事要看老曾怎么安排了,我听组织的。”朱慕云说,自己是猎手情报小组的组长,按说如果自己去了广州,其他成员也要跟着去的。

  第二天。朱慕云与曾一南见面。随着古星解放的临近,他们见面的频率越来越高。

  “第一纱厂、古星电信局、南洋烟厂等单位,已经建立了工人纠察队,投入反搬迁、反破坏、保护城市、迎接解放的斗争当中。你们提供的枪械,发挥了重要作用。”曾一南紧紧握着朱慕云的手,微笑着说。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朱慕云谦逊的说。

  “从现在开始,我们担负保卫社会治安、防止破坏、迎接解放的任务。古星,很快会回到人民手中。”曾一南信心满满的说。

  “这是保密局制订的古星破坏计划。同时,我与徐慧莹也接到了撤往广州的命令。”朱慕云拿出一份文件,说。

  “触目惊心啊。”曾一南看着这份破坏计划,古星的交通设施、水电设备都在破坏之列。如果这个计划得逞,古星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陷入混乱。

  “是啊,我的意思,是做警备总司令王九和的工作,让他放弃破坏,最好能放弃抵抗。”朱慕云缓缓的说。

  “好。”曾一南点了点头,沉吟着说。

  “老曾,我的任务呢?”朱慕云问,其实,他之所以这样说,是想主动请缨,没想到,曾一南却没有接口。

  “关于猎手情报小组的任务,南方局有具体指示,随你搬去广州,等待全国解放。慕云,你有什么想法吗?”曾一南问。

  “一切听从组织安排。”朱慕云说,他当然很遗憾,不能留下来迎接古星解放。

  “这个命令,就由你向猎手情报小组的其他成员当面传达吧。”曾一南说。

  “好。”朱慕云说。

  目前,猎手情报小组总共有七名成员,他们分别:朱慕云、徐慧莹、董广宁、李耿火、姚梅、华生、诸峰。

  他们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但相互之间,并不知道具体身份。特别是朱慕云与徐慧莹的身份,其他人都还不知情。

  曾一南的意思,是让朱慕云趁这次机会,与大家见个面,到广州后,能更好的开展工作。如果这个时候,朱慕云再不露面,恐怕其他同志会有想法。有的时候,信任也能转变为战斗力和聚集力。

  朱慕云随后,给董广宁下了命令,猎手情报小组就在恒昌源商行的地下室,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布置下一阶段任务。

  接到命令,包括董广宁在内的所有人,都非常兴奋。古星要解放了,他们也要从地下,转为地上了。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猎手”组长,也终于要与他们见面了。

  朱慕云先与董广宁见面,还是定在恒昌源商行位于克勒满沙街88号,这个地方,当初是朱慕云买下来的,由袁旺财等人改造。有两间地下室,其中一间非常隐蔽。要不是朱慕云提供了示意图,恐怕董广宁都无法发现。

  两人先在那间主地下室见面,看到朱慕云,董广宁差点要拔腿就跑。但是,当朱慕云说出接头暗号时,董广宁才猛然发现,这不就是一直领导自己的“猎手”同志么。

  “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猎手。”董广宁感慨的说。这个结果,既意外,又在情理之中。一直以来,他都看不透朱慕云。

  “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同志们都到了吗?”朱慕云问。

  “早就到了,我带你过去。”董广宁说,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何朱慕云要先跟自己见面了,如果朱慕云贸然出现,恐怕会被当成特务。

  “不急,还有我的内人。”朱慕云打开暗道,徐慧莹早就在里面等候。

  “她也是……”董广宁吃惊的说,如果说朱慕云是自己的同志,他还能接受的话,那么徐慧莹也是猎手情报小组的成员,就让他太意外了。

  “不错,她是许值同志亲自发展的同志。”朱慕云介绍着说。

  “你好,董老板。”徐慧莹微笑着说,她与董广宁也打过交道,只是董广宁一直不知道她的身份罢了。

  “你好。”董广宁微笑着说。

  在另外一间地下室,猎手情报小组的其他成员早就围坐在一起,今天猎手会出现,他们一个个都很兴奋,也很好奇。

  “同志们,猎手同志来了,大家欢迎。”董广宁引导着朱慕云夫妇走到了另外那间地下室,扬声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董广宁的身后。当他们看到朱慕云的时候,都自动将最后面的徐慧莹忽略了。

  华生看到朱慕云的时候,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他指着朱慕云,嘴里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你……你……云……”

  “没错,我就是你的云哥。”朱慕云一把拉住华生的手,笑着说。

  朱慕云早就知道了华生的身份,但华生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对华生而言,朱慕云只是一个情报贩子,一个为了金钱,可以出卖灵魂的人。

  与华生同样惊讶,还有诸峰。他在朱慕云任过职,心里一直有些疑团。现在看到朱慕云出现在这里,以前的疑惑,全部迎刃而解。自己为何能如此顺利的进入经济处,还能担任二处的科长,当时他觉得是因为自己努力工作,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原因:朱慕云是自己的同志。

  “怎么,不认识了?”朱慕云走到诸峰面前,在他胸口捣了一拳,笑吟吟的说。

  “报告处座,认识。”诸峰慌忙说。

  “还叫处座?”朱慕云佯装不满的说。

  “组长好。”诸峰这才改口。

  当然,最吃惊的,当然是朱梅。当她看到朱慕云走进来的时候,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伸手用力的擦了擦眼睛,希望自己没有看错。

  曾几何时,她一直期望,如果朱慕云是自己的同志,那该多好啊。抗战胜利时,她得知朱慕云是军统的人,当时只是松了口气。现在,看到朱慕云以猎手情报小组组长的身份走进来,她甚是欣慰。

  “姐。”朱慕云走到朱梅身边,望着她,动情的说。

  朱慕云有声音不大,但听在其他人耳中,有如晴天霹雳。所有人都惊呆了,姚梅竟然是朱慕云的姐姐?

  “你啊,骗得我好苦。”朱梅任由眼泪如泉水般流下来,她没有去擦,这是幸福的泪水,让它放肆的流出来吧。

  “并非我想骗你,这是组织原则,保密纪律。”朱慕云郑重其事的说。

  “你做得对,是我误会你了。你是什么时候入党的?”朱梅缓缓的说。

  “39年啊,当时你与姐夫来古星,就是担任我的联络员。”朱慕云微笑着说。

  “如果肖钢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欣慰。”朱梅说。

  “我来正式跟大家介绍一下吧,这位不是姚梅,而是朱梅,是我的亲姐姐。姐,这是你的弟媳妇,你们其实很熟悉了,她用的是二号电台。”朱慕云将徐慧莹拉到朱梅身前,说。

  “你们结婚的那天,我就看到了。”朱梅拉着徐慧莹的手,笑吟吟的说。

  “好了,叙旧的话,留到以后再说吧,今天召集大家,是为了安排下一阶段的工作。猎手情报小组,将离开古星,去广州接受新的任务。”朱慕云等了一会,才正色的说。

  全书完。

  PS:结束了,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很是惆怅。五百多天的更新,两个春节都在码字中度过,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就在昨天。虽然很累,但收获了更多。

  休息半个月左右,会写下本。题材类似,但地点会换到华北。这本书还有些许遗憾,早上还有书友反应,朱慕云现身时不够煽情,下本改进吧。争取情节与煽情都丰富,给你们最好看故事。
交锋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jiaofe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内线为王涩妃别乱来春秋故宅三国之小军师大唐农圣曹贼休走网游三国之无敌村庄崇祯大帝抗日之超级战魂战国苍云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