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汉乡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五十三章最后的一点小手脚

汉乡 | 作者:孑与2 | 更新时间:2018-07-12 17:19:54
推荐阅读:南明大丈夫天唐锦绣抗战之红色军神抗日之无敌战神至尊特工绝品兵王终极至尊兵王懒散初唐一代枭雄民国之文豪崛起
  第五十三章最后的一点小手脚

  长门宫遭了天灾

  据说有天火乘坐白色云朵落在夕晖楼上,下人不敢扑灭天火,唯恐招来上天更加严重的惩罚。

  于是一座华美的夕晖楼就被天火给吞掉了。

  天火非常的神奇,只烧掉了夕晖楼,这座楼阁旁边的丝绸库房却完好无损。

  “长门宫的人说,这是用小灾避大难呢,一座楼阁换得长门宫上下平安,很值当。”

  梁翁一边跟家主禀报,一边偷偷地看家主的脸色。

  长门宫是被随风乱飞的云氏灯给烧掉的,梁翁自然是知晓的,当时,夕晖楼着火的时候,他还准备带人去救火呢。

  云琅叹息一声道:“骗谁也不能骗阿娇,准备五十金,我去长门宫赔偿人家。”

  梁翁迟疑了一下小声道:“郎君,长门宫既然认为是天灾,您要是告诉他们是咱家人不小心点的火,人家未必领情。

  天火下凡,看守楼阁的仆役没有罪过,如果是咱家不小心弄得,那些仆役按律当斩!”

  云琅听得愣了一下,就摆手示意梁翁不用说了,也不用准备金子了,这个时候,他还是准备走一遭,无论如何也要去安慰一下阿娇才好。

  云琅来到长门宫的时候,发现阿娇正在视察烧成灰烬的夕晖楼,脸上并没有恼怒之意。

  “烧的甚为干净。”

  云琅瞅着在风中颤巍巍冒着青烟的梁柱对阿娇道。

  “夕晖,夕晖,我本来就不喜欢这个丧气倒霉的楼阁,天火烧掉正当其时。”

  云琅四处瞅瞅,阿娇家虽然损失了一个楼阁,剩余的楼阁依旧密密麻麻,心里面的愧疚之情也就淡了。

  “这片地方清理出来,种上秋菊,秋日到来之时,定是一片好颜色。”

  阿娇白了云琅一眼道:“我连夕晖二字都不喜欢,你觉得我会喜欢暮气沉沉的秋菊?”

  云琅笑道:“不管种什么,都要快点把火场清理出来,这样的场面放在长门宫里不合适。”

  阿娇笑道:“就要摆在这里给人看呢,你是不是有些心虚?”

  云琅摇头道:“天灾嘛,这就难以预防了。”

  云琅避开阿娇的视线,希望阿娇把关注点放在楼阁大火上。

  阿娇看着云琅道:“亥时一刻,有寺人来报,说有鬼火自云氏庭院飘飘而起,而后直达天际不知所踪。

  我说,这是云氏在祭祖。

  子时二刻,又有寺人来报,说有更多的鬼火自云氏庭院飞起,组成了一条火龙,直奔北方而去。

  我又说,这是云氏在祭祖!”

  丑时一刻,又有寺人来报,说你家的鬼火又来了,这一次却是直奔我长门宫来了。

  云琅,你觉得这次本宫该怎么说?”

  云琅叹息一声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阿娇抬脚就把脚下的一块焦炭踢进了火场,然后笑吟吟的对云琅道:“一座楼阁无所谓,说说你隔空点火的道理,我以后说不定用得着。”

  云琅笑道:“昨晚在教导弟子,给他们演示清气上升,浊气下降的道理。

  为了明确一些,就绑上了火烛,在黑夜中也好看的明白一些。”

  “清气,浊气?本宫只听说盘古开天辟地之时,有清气上升为青天,浊气下降为大地,我看那烛火独自升天,你找到清气了?怎么找?”

  云琅吧嗒一下嘴巴道:“这是我西北理工不传之秘。”

  阿娇回头看了云朗一眼恶狠狠地道:“在我跟前硬气不算本事,有本事在陛下面前硬气才让人佩服。”

  云琅苦笑道:“我陪你楼阁,这点小事就没必要让陛下知道了吧?”

  阿娇大笑道:“你觉得陛下最喜欢的一座楼阁被你烧掉了,陛下会不知道?

  只不过陛下还不知道是你烧掉的罢了。”

  云琅连忙抱拳施礼道:“多谢贵人周全。”

  “本宫倒是周全你了,谁来周全本宫呢?”

  “一个小小的云氏灯,贵人不用烦恼,这就给您做一个。”

  阿娇听云琅这样说,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对与大汉人来说,天空之上无小事!

  不论是恒星坠落,还是流星飞过,亦或是壮观的流星雨,总有炼气士瞩目以待。

  至于风起,雨落,秋霜,冬雪更有史官在做记录。

  刘彻的铁蹄可以踏碎大地,却对天空毫无办法,在大汉人的认知中,天空是属于神灵的。

  鲁班制作木鸟在空中飞翔三日不落,这自然是一个以讹传讹的传说。

  即便是这个传说,也将鲁班送上了木匠之祖的位置。

  扎一个云氏灯用不了多少时间,阿娇瞅着做工粗陋的云氏灯,第一时间就觉得云琅在骗她。

  “这东西就能飞上天?你说的清气呢?”阿娇的柳眉倒竖,已经开始发怒了。

  蹲在地上的云琅陪着笑脸道:“火苗点燃,清气自生。”

  阿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从云琅的位置看过去,阿娇雄伟的胸部波涛起伏的让人心旌摇动。

  这女人明显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云琅不敢继续考验阿娇的耐心,抓着云氏灯顶部,就立刻点燃了麻团。

  火焰升起,干瘪的云氏灯迅速的膨胀起来,当云琅松开手之后,云氏灯就腾空而起,慢慢的升上了半空。

  阿娇探手要捉,去扑空了,哎呀呀的叫着,目送云氏灯越飞越远。

  阿娇从来就不是轻易放弃的人,见云氏灯飞走了,喝令寺人牵来一匹马,跳上马背就一路追了下去,吓得周围的宫女寺人惊慌失措,乱七八糟的也追了下去。

  云琅瞅瞅空无一人的长门宫,见没有人来招呼他,就来到小桥上,用刀子割下几株开的最艳的荷花,去掉荷花根茎上的刺,将它们用野草绑成一捆,抗在肩上就向云氏所在的方向走去。

  大长秋盘腿坐在树荫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见云琅过来了,就招呼他坐下来。

  “贵人骑马跑了,你不去看看?”

  “不用了,老夫上年纪了,骑不了战马了。”

  云琅怀疑的瞅着大长秋道:“我昨日还听何愁有说你现在双臂还有五百斤的力气,可以扭断一匹沾了水的麻布!”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老夫现在一夜要起三次夜才不会尿床的事情?”

  云琅喝了一口酒道:“真不明白,明明一个个都是英雄豪杰,偏偏要去挨那一刀。”

  大长秋跟云琅实在是太熟了,也知道他说这样的话并没有讽刺之意,只是单纯的为他们抱不平。

  “当年要是不挨那一刀,就没有所谓的英雄豪杰,一饮一啄乃是天定,没什么好遗憾的。”

  云琅摇摇头道:“事已至此,只好这么说了。”

  大长秋没有接话,从怀里掏出一卷写满了人名字的竹简递给了云琅道:“你家的那只狗,可以进长安了。”

  云琅看了一遍名册,见上面的好多人名都被朱笔给打了×,连忙道:“你把这些知情人都给杀了?”

  大长秋像看蠢货一样的看着云琅道:“你觉得老夫有这个权柄还是有这个能力?”

  “为什么这些人名都被勾掉了?”

  “被勾掉名字的,都是已经死掉的绣衣使者,老夫就是帮你在许良的名字上也画了一笔。”

  “这么说,从今后许良这个人就不存在了?”

  “你走狗运啊,绣衣使者的两个大头目都被陛下打发去了岭南,这些册簿都安放在长门宫里,老夫才有这个机会帮你。

  等那两个大头目回来之后,也只会认为许良早就战死了,不会再有人追问。”

  云琅疑惑的道:“他们两个不是被发配岭南,遇赦不赦了吗?”

  大长秋不耐烦的道:“一般犯错的官员或许会有这样的待遇,你以为密谍犯错了,还有活命的可能吗?”
汉乡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hanxi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三国之小军师舌尖上的炊事兵春秋故宅涩妃别乱来南宋第一神仙曹贼休走三国之风起汉末重生之召唤三国名将重生东汉之君临四海明末流民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