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诡三国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1041章 杀个人也不容易

诡三国 | 作者:马月猴年 | 更新时间:2018-06-14 20:25:24
推荐阅读:绝品兵王至尊特工抗战之红色军神南明大丈夫懒散初唐暗战无敌天下抗日之无敌战神终极至尊兵王铁血德意志
  次日,吕布便在营地之内设宴,回请王通、李曦和刘蘩三人,张家堡主托言说昨日饮酒过多,导致宿醉不起,并没有来,吕布也不以为意。

  王通三人也并非空着手来的,也是带着几个人手,挑着些物品,带着些酒水而来,见了吕布也是欢笑如常。

  吕布和王通三人吃吃喝喝,欢欢笑笑,也就不知不觉当中从午后一直吃喝到了黄昏。眼见已经入夜了,王通三人才醉醺醺的离席告辞回去休息。

  张家堡堡门已经关闭,王通三人叫门却叫不开,堡寨之上值守的人员,跪拜着,痛哭流涕的说道昨日已经破例一回,被堡主好生收拾了一番,今再开门,自家小命就不保了,还请多多谅解云云……

  前来送一送三人的吕布,闻言也略有些尴尬,毕竟昨夜怎么说也有他的一部分的原因,所以见王通三人跳着脚叫门却叫不开,便出言请三人再回军营安歇就是。

  吕布连着喝了两天,且在自家的大营之内,又得了王通三人特意的奉承和夸耀,也就放开情怀,也是喝得酩酊,连走路都有些漂浮了。

  王通显得有些醉意,和吕布手拉这手,从营门口两人摇摇晃晃的重新回来,一边笑容可掬的一路高声说着要和吕布抵足而眠,一边絮絮叨叨的扯着一些杂七杂八的话语,两人摇摇晃晃的到了吕布让人安排的帐篷处,又是说了好一阵子的话,王通这才念念不舍的放开了吕布的手,然后进了帐篷……

  夜色静谧,白天的喧嚣渐渐的远离,不管是人还是战马,也都渐渐的进入了梦想,然而在这样一片寂静当中,却有些阴森在慢慢的蔓延……

  半夜时分,忽然一阵大哗,整个营盘都被惊醒了。

  “怎么回事!”负责今夜巡逻值守的魏续赶了过来,看到是王通几人所在的帐篷之处,便将即将在爆发边缘的火气压了压,“……这个……请问一下,不知为何在此喧哗?”

  王通神色惊慌,见到了魏续就像是见到了鬼一般,嗷的一声就望李曦身后躲。

  李曦连忙拉住王通,不住的细声细气进行安慰。

  刘蘩上前,神色也是有些张皇,说道:“这位……校尉,方才……方才……”

  刘蘩还未说完,就听到王通在一旁惊慌的大叫道:“有人要杀我!有人要……要杀我,是谁?是谁要杀我?!”

  “啊!?”闻言魏续也是一惊,大营当中虽然算不上什么戒备森严,但也是有许多规矩,并不是什么人想要走动就可以走动的,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校尉请过来看看……”刘蘩一边走,一边对魏续说道,“……明瑜兄今日饮酒多了些,半夜口渴难耐,便出帐寻些水饮,却不料回来的时候,便是如此的一幕……”

  在火把的照耀之下,魏续触目惊心的看到,原本王通所住的小帐篷内的草铺之上,一床葛被已经是稀烂……

  魏续也是兵阵老人,这一眼看上去,便是知道这一床的葛布被,并非是人力撕扯导致,而是刀枪砍扎造成的。

  “这是……这是谁干的?”魏续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李曦一边安抚着王通,一边说道:“这大营之中,戒备森严,外人难以入内……你说这是谁干的?这能是谁干的?某等自认为是跟你们无冤无仇,不知为何要下此毒手!既然明瑜兄侥幸逃过了此劫,但依旧还是在营地之内,若是要杀要剐,便明刀明枪着来就是,为何做出这样的手段?”

  魏续看着眼前的情形,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只能是瞠目结舌。

  反倒是刘蘩在一旁说道:“按照道理来说,也不至于啊……温侯若是欲害吾等,又岂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

  话音刚落,就听到吕布接口道:“还是刘兄知某!”

  营地里面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吕布也被惊动了,来到现场的时候听到了刘蘩的这一番话,顿时觉得这三人多少算是清醒明理,心中才放下了些。

  吕布用手捏着头颅两边的太阳穴,着实有些头疼。

  连续两天长时间的畅饮,就算是吕布这样强横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更何况才刚刚睡下之后就被吵醒,这样的情形,就算是谁都有些不舒服。

  高顺,成廉等人了陆续赶了过来,站在一旁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眼前的诡异局面。

  王通见到吕布来了,一把赶上前来,拉住吕布的手,眼泪汪汪的冲着吕布说道:“……温侯……温侯……可是温侯想要某性命么……”

  吕布好言劝道:“某与王兄一见如故,这两日又是相谈甚欢,怎会做此等无情无义之事?王兄稍安,某这就清查……”

  王通似乎是这才觉得心情好些,但是还是紧紧的拉着吕布的手不放。

  吕布无奈,也就任由王通牵着,然后转首沉声说道:“今夜是谁值守?”

  魏续连忙上前,拱手而拜,说道:“温侯,今夜轮值,是在下……”

  “是你……”吕布皱了皱眉。魏续和吕布有一些姻亲的关系,所以多少也算是半个自己人,所以吕布也不认为魏续敢背着自己搞什么小动作,便说道,“去,将附近巡查卫队之人全都带过来!”

  不多时,在附近负责巡逻的兵卒便全数被带了过来,齐刷刷站着等待问话。

  可是,这个事情又怎么可能能问的出来什么,这些兵卒都是一问三不知,既没有看见有人出入走动,也没有看见是什么人行凶,都是到了嘈杂声响的时候才注意到这边……

  “这……”面对这样的局面,吕布也是没了思路,将眉头紧紧的皱起,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

  讲这些兵卒,全数都斩杀了?

  别开玩笑了,虽然王通是一见如故没有错,但是吕布还不至于会替王通做到自废武功的地步,况且王通又不是什么皇亲国戚,这个世道,死个把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若不是需要顾及一下冀州士族的感受,吕布甚至都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处理算了……

  况且眼前的这些兵卒,也未必是事件的参与者,或许有这样的嫌疑,但是却并不是太大,并且按照常理,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必然已经躲起来了。

  但只是进行鞭责的话,又显得有些太轻。

  营地之内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就可以说明在营地之内有不受吕布控制的一部分力量,而今天是来偷袭王通,那么明天又会去偷袭谁?

  不将这些人找出来,那么今后睡觉谁能睡得安稳?

  吕布看了看高顺,又看了看成廉和侯成,最后转回头看着魏续,略显得烦躁的说道:“你!去查营地之内,夜间宵禁之后有何人走动……伯平,去看看营地周边的寨墻可有什么损毁之处……”

  可是,魏续和高顺忙乎了一阵,却依旧没有找出什么问题来。

  “这就奇怪了……”吕布喃喃自语道,“营地之内没有发现,寨墻也是完好无损,这人……难道能上天入地不成?”

  王通此时已经多少恢复了一些常态,听到吕布说了此言,便在一旁缓缓的说道;“既然营地寨墻未曾损坏,那便是营内之人所作所为无疑……而此营地当中,除了温候的人……嗯…那便是……”

  王通忽然脸色大变,手也颤抖,脚也颤抖起来,用手指了指着自己,又用手指了指吕布和周边的兵卒,颤巍巍的说道:“……温候,这……这营中的多数兵卒……可是……可是袁……袁车骑的人马?”

  吕布有些茫然的点点头。

  王通越发的颤抖厉害,目光都有些呆滞,说道:“……是了,是袁车骑要杀我……为何袁车骑要杀我……”

  王通忽然抓住了李曦,似乎是腿脚发软的模样,都快站不稳了,连声道:“是袁车骑要杀我!可是,可是……我何时得罪了袁车骑……快帮我想想,究竟是何处得罪了袁车骑啊……”

  李曦连忙扶着王通,说道:“明瑜兄平日都是闭门读书居多,怎会平白无故恶了袁车骑?此时必然有些蹊跷……”

  刘蘩也急切的说道:“明瑜兄莫不是多心了,袁车骑是何等的人物,又怎会对我等动手?若是要有杀心,恐怕你我就算是逃过此劫,也活不了多久!冀州之地,若是袁车骑容不得我等了!”

  “怎会如此?!”王通又转向了吕布,悲切的说道,“……某不过就是偶尔喜欢饮酒,点评时政而已……又怎会……怎会……”

  王通忽然停了口,然后像是触电一般缩回了抓住吕布的手,上下将吕布看了又看,直把吕布看得心里毛毛的。

  吕布不明就里,也跟随着王通的目光上下看了一下自己,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不由得说道:“这个……明瑜兄,可是有何不妥?”

  “不妥,大大的不妥……”王通转身就走,然后迟疑了一下,又转了回来,站到了吕布面前,低声说道,“……温侯,你我一见如故……此事,某原不应讲,但是……唉……真是……真是不知从何说起较好……还是不说了吧……”

  王通说完,便要转身。

  王通越是如此,吕布越是好奇,并且今夜之事确实蹊跷,这不搞明白,还怎么能够安心?因此吕布连忙一把抓住了王通,说道:“明瑜兄,有话直言无妨,无妨……”

  王通挣扎两下,没能挣扎开,便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今夜之事……温侯,某乃副车也……”

  “副车?何意?”吕布不太明白。

  “误中副车?”李曦也是寻思着说道,“……明瑜兄所言,莫非……这个……不太可能吧……”

  刘蘩也加了进来,说道:“明瑜兄平日多聪慧,怎么当下却糊涂了,此事不是冲你来的么,又怎么会有副车之说……”

  三个人围成一堆,顿时自顾自的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把吕布完全扔到了一边。

  “到底是什么情况!”吕布也有些急眼了,憋不住吼了一声。

  三人动作一僵,停了下来。

  王通叹息一声,说道:“……温侯,某也是一家之言,不算得数……既然温侯愿听,某便说了……黑山贼皆尽败于汝手,若按常理,此等军功自当封赏,可是……可是……唉……”

  李曦点点头说道:“这倒是真的,温侯如今已是两千石的高禄了,若再往上封……可真没有什么可封的了……袁车骑,也就是车骑而已,不过两千石……”

  吕布瞪大了双眼,呆住了。这个问题他不是不懂,只不过这一段时间根本就没往这个方面去想……

  刘蘩摇摇头说道:“明瑜兄此言差矣,袁车骑何等人物,又岂会容不下他人……”

  李曦却立刻否决了,说道:“嘿嘿,且莫忘了韩冀州!”

  韩馥!

  韩冀州!

  吕布的目光顿时一变……

  “……说起来,还是我等害了温侯……”王通叹息道,然后深深的朝着吕布一揖,“……还望温侯宽恕我等之罪……”

  “这……这……明瑜兄又有何罪?”吕布完全糊涂了。

  王通摇头道:“温侯一身武艺了得,这平常时日么,恐怕寻常人等未必能够近身……且中军大帐历来都是防务重地,非请勿入……然而……然而今日便有了间隙……”

  刘蘩恍然大悟的指着一旁的帐篷说道:“……当是如此!歹人见温侯饮酒甚多,又听明瑜兄曾言欲与温侯抵足而眠……便认为此帐篷之内……”

  “……”吕布看了一眼王通,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帐篷,脸色凝重。

  王通勉强笑笑,像是在安慰吕布一般的说道:“……温侯福大命大,又是身手不凡,这些歹人恐怕也没有下次的机会,温侯就多加注意防范,定会将其抓获……只是……若依某之见,就算了吧……”

  李曦说道:“这怎能算了?如此一来岂不是日日活在危险之中!”

  “那又能如何?”刘蘩反驳道,“抓了往袁车骑那边送去?还是杀给袁车骑来看?真真是祸从天上来啊,从此我等都要小心为上了……”

  王通勉力笑笑,说道:“温候,或许袁车骑只是想要杀某,并不关温候之事……是某多想了而已……”

  听着,听着,吕布的脸色便是越来越差,就像是乌云密布的暴风雨之前的天空。

  良久之后,吕布叹息一声:“……明瑜兄,这个事……恐怕真是如此……若非明瑜兄指点,某……恐难自知矣……”
诡三国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guisangu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涩妃别乱来春秋故宅大唐农圣法国大文豪曹贼休走我娘子是白素贞三国无良女婿三国之小军师崇祯大帝大周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