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813章 一场失败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作者:庄成大师 | 更新时间:2018-07-11 23:39:41
推荐阅读:忍者招募大师妇科麻醉师天行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我的贴身校花众神降临网游寻之途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透视王帝国之全面战争
  “物种大爆炸”描述的是近百年来两个大陆上生物的演化趋势。在书士们的统计中,新的物种正以远超旧时代的速度进入人类的视野,大量的亚种甚至全新的科属不断涌现,数量和范围都是有记载以来的最高水平。

  怪物图鉴的修订愈发频繁,特异个体的诞生从没有像这个时代一般轻松过。几十年前偶尔出现在人类面前的独行种,一代人过后就摇身一变,成了拥有众多族员,统治一方猎场的王者;猎人们在一片战场上站住脚跟之前,往往要应付无穷无尽的能力未知的全新种族……诸如此类的案例数不胜数。

  有学者称,第二次人龙战争使得生态变得不再稳定,是导致如今局面的主要原因。但在猎人眼中,结果显然比解释重要得多。众多新生的物种让“逆鳞”一类的新兴偷猎团有了容身之地,更多的则是让工会陷入了这样的窘境之中——无论如何努力地提升装备和救援水平,无论官方多么拼命地收集情报,猎人的死亡率在层出不穷的新的危险面前,都只能堪堪维持稳定,甚至还有缓步上升的趋势。

  强如顶阶猎人,在委托空隙间偶尔停下脚步,踩在猎场的地面上,冥冥之中就能感觉到,这片大陆波澜不兴的表面下压抑着怎样的躁动。

  “一起狩猎了那么久,我居然不知道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罗平阳推了一下柏邶的后背,催促着他继续前行,“没记错的话,你也还是人类。怎么,被那一次委托吓破了胆,对自己的种族失去信心了吗?”

  “我并不悲观,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白衣猎人面色悲戚道,“人类啊……其实是个很弱小的物种,在这样的世界里光是活下去就要拼尽全力了。”

  “没错,我们有了龙击枪,有了更新更好的飞空艇,但猎人的战斗方式从一百年前就没有发生过实质性的变化。”叛逃者侃侃而谈,“潜口龙在猎人迁入新大陆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它们的素材过了多少年才为人类所用?在这期间,又有多少比它们强得多的怪物被人类发现?”

  “怪物就像是这片大陆上的瘟疫,是它的寄生虫,我们刚刚研制出一批解药,就发现它们已经变异得比从前更强了。总有一天,我们会被这些长着尖牙利爪的家伙拖垮,唯一的出路就是孤注一掷,想办法在那一天来临之前重新夺回主动权。”柏邶意味深长地说道,“对人类来说,任何时候开战都是最有利的时机。因为拖延下去,在不断进化的它们看来,我们每一秒都在变得越来越弱小。”

  “我开始觉得,骸龙是不是在你身上留下什么后遗症了。”老艾露不以为然地道。

  “变强的不止有寻常的怪物,小安菲……古龙种也在演化的行列里。”白衣猎人的眼神一凛,“这十年以来,工会每一次目击到天灾的报告,我相信你们都一字不差地看过了,我也一样。它们之中,有哪些是长睡苏醒,又有哪些是新生的,你们分辨得出来吗?”

  见到两人沉默不语,柏邶抬头望向远处的山峰,自说自话道:“我总会梦到这样的情景——某一天醒过来,举目四顾,却发现我们的城市和村庄已经被天灾重重围绕,人类只能生活在古龙种的鼻息之下。我看过那段历史……第一次战败后,人类四处流荡、苟延残喘的黑暗时代,如果有办法能摆脱那样的未来,你们愿意用什么来交换?”

  白衣猎人没有等到回答,却被身后的罗平阳一把揪住了猎装的上襟,生生拖挈到了面前。老猎人面色阴沉,直勾勾地盯着叛逃者的眼睛:“所以,你一直都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吧?把自己催眠成英雄、救世主、比肩猎人先祖们的伟人,带着想象中的光环,然后理所当然地犯下从前那些罪行?”

  “噢……阿阳,你们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谈论罪行。”柏邶古怪地笑着,他梗着脖子,鼻梁几乎要和六星猎人碰到一起,“打着英雄的旗号,做着令人不齿的事情,你们就是这样看待我和阿阳的吗?但是别忘了,这些可不是我的首创。同样的罪行你们有份,就连秦队长,他也一样有份——‘龙魇’曾经那些委托的真相,你们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吧?”

  叛逃者的话音方落,领路的安菲尼斯却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警惕地抬起头。雪山的穹顶上,一头鳞色碧蓝的飞龙种正巧出现在三人的视野尽头。艾露做了个隐蔽的手势,眯起眼睛,只眺见了个模糊的轮廓,不禁狐疑道:“奇怪……是被封尘他们漏掉的吗?”

  飞行中的巨龙仿佛也感知到了远处的窥视,微微低下头来,瞥了一眼行路中的猎人们。山风吹过,老艾露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隔着几百米的距离,六星猎人连它的面目都看不清,却清晰地感受到了目光中传来的阵阵压迫感。那威势一放即收,显然并非刻意,却让安菲尼斯愈发警觉了起来。

  罗平阳正欲开口,却被眼前突发状况打断,只得牵着柏邶的衣襟伏身到雪坡上,小声答道:“谁知道,或许只是在这邪门的风里迷了路吧。它在往南飞,暂时应该还不会威胁到居民区。”

  “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山中怪物被肃清的现在,遇到一头背离兽群的逃亡方向,孤身南向飞行的怪物绝不是偶然,安菲尼斯不由得多看了对方两眼,“你看它的轨迹,我倒是觉得那家伙好像在找些什么。阿邶——不要发呆了,古龙巢穴也在那个方向吧?加快速度,我们跟上去瞧瞧。”

  “哦。”白衣猎人应道,以两个看押者听不清的音量,他喃喃地对自己说,“只有阿林那边的工作……看起来还算顺利啊。”

  …………

  尽管已经醒来数分钟了,封尘仍是维持着斜坐的姿势,满眼呆滞地望着床榻前围着的同伴们。

  透支精神力的后遗症再加上莫林临行前的那一击,让猎人沉沉地睡了一觉后,状态仍然没有好转起来。龙语者看得见贾晓不断开合的嘴唇,也看得见面前几只不停挥动的双手,然而这些在他的眼中就像是胡乱堆积起的拼图,一时间无法理清其中的意义。年轻人的耳中有如住着一个大号的蜂巢,嗡嗡的噪鸣声充塞了整个耳膜,盖过了同伴们关切的声音,也挤占了他仅剩不多的思考能力。

  封尘讷然接过同伴递过来的水壶,却只是在手里紧紧地握着,被贾晓轻推了一下,才机械地举到唇边。满满地喝下一口,猎人惊觉壶中并不是水。药液的苦味甚重,其间还充盈着未熟的山果的涩味,猝不及防的年轻人喉咙一涌,顺着口鼻吐出了大半。

  “见鬼……”重剑猎人赶忙接过药壶,擦干了同伴的被褥和衣甲,“都说过要小心一点了,你没事吧?喂……喂!听得见吗?”

  封尘避开了贾晓摸向额头的手,懵懂中不自觉地把视线投向舱门处。舱门顿开,秦水谣的头盔和武器还没有解下,就风风火火地赶了进来。女猎人把钻出头盔的发穗拨向一旁:“他怎么样了……”

  “团长——”晴儿在暗影猎人的眼前挥挥手,朝秦水谣担忧地撇了撇嘴,“从醒来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不说话也不会动。前辈他……不会是在战斗的时候把脑子用坏吧?”

  “晴儿,我没有变傻。”封尘张口打断道。开门的声音和秦水谣的话语,不知为何压下了暗影猎人耳中的噪鸣声。恢复知觉的封尘听到笛手如此猜测,不免苦笑一声:“只是有点恍惚,多亏了刚刚的药的味道,已经清醒多了。”

  “抱歉,”秦水谣举步向前,贾晓识趣地让出了距离病人最近的位置,其余同伴也皆是自觉地向外挪了一步,“他们告诉我你醒过来的时候,飞艇上还有事情要处理,一时脱不开身。”

  封尘端详着眼前的女猎人,直到后者下意识地把视线别到一边,又转而看了看不远处的贾晓,后知后觉地问道:“你们……不是该在另一艘船上吗?见鬼,雪林村……怪物都怎么样了?”

  仿佛触到了找回记忆的开关,每问出一句,龙语者的神色都变得愈加紧张,须臾间双手已经紧紧地抓住了被褥。他挺身就要站起来,被团长单手按在胸口上,又跌回了原处:“猎人荣耀在上,你的计划奏效了,兽群被顺利地送进了那片猎场里。”

  “该死……没有龙腔压制,它们不会乖乖就范的!”年轻人猛地摇摇头,“如果有离群的怪物……”

  “已经在着手料理了。”女猎人抚着他的胸膛,一边安慰道,“虽然还是不敢相信会发生那样的事,但麦格前辈的力量的确帮上了大忙。前辈离开之后,怪物们自始至终没有偏离路线太远。偶尔有几只漏网之鱼,庄暮的队伍还应付得来。我们的队员也在帮忙,不会给附近的村庄造成多大损失的。”

  “伊比路玖……”封尘接连问道。

  “庄暮的猎船在迁徙路线上巡逻,还没有发回观测到恐暴龙的讯息,不过也是迟早的事——就像你说的,所有的怪物都在那片密林里,它也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不论是追上去还是退走,在新的援兵赶来之前,都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距离雪林村一战过去了数个小时,太阳早已跨过了一日中的最高点,远猎号目送着最后一只陆行种躲进密林后,马不停蹄地联系到了搭载着村民的另一支队伍。飞艇在距离迁徙路线二十公里之外的某个村子前扎下了营,警备暂时宣告解除,众人悬了半日的心也终于能够稍作休息了。

  “莫林……莫林呢?”封尘突然激动起来,一想到执事长阴沉的声音,猎人的脑中登时泛起阵阵针扎般的隐痛。

  “被他逃掉了。”团长撇撇嘴。会合后的第一时间,她就了解到了雪林村战况的始末。尽管船员大致掌握了叛逃者的逃亡路线,然而远猎号的几个核心船员在战时接连晕倒,正在接受小陆书士的治疗,眼下并不是起航的好时候:“不过好消息是,村子的大家都安然无恙,封叔叔也一样。叔叔正在外面帮着村民们搭设帐篷呢,要见见他吗?”

  封尘的耳朵一动,才意识到舷窗外充斥着建筑的叮当声。年轻猎人朝脸上摸了摸,触碰到自己发涩的面皮和高高隆起的眼眶:“算了,我不想让他担心。”

  “那就好好休息吧,没有什么需要紧张的了……喂!不要摆出这种表情啦,莫林的算盘可是一个都没能得逞,我们不是赢了吗?”女孩细语道。

  度过了醒来后最初的迷茫,理智一点点回归到封尘的身上,反而让他更加清楚地回忆起了雪林村上空的种种细节。想起莫林说过的话和那之后发生的一切,一股沮丧和无力感霎时间冲散了封尘刚刚聚积起来的安心感:“不……水谣,这次赢的依然不是我们。”

  “至今以来的兽潮、恐暴龙和死神之眸的行动,远不止是为了给大雪山的生态添乱。”暗影猎人紧锁着眉头。他仍能模糊地记起自己在龙腔视野中的所见——短短的几秒钟之内,麦格尼尼的精神力由人类的水平,一跃而升成让龙语者也觉得心悸的高度:“战场上莫林提到过,‘他想约战的对象另有其人’,现在看来,就是麦格叔叔无疑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在最后关头被麦格叔叔出手相救,绝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封尘沉声道,“那个时候我已经没办法顺利和他交流了,却还看得见他心中的死志。龙人族的力量从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记得丰收祭时的隆姆前辈吗?”

  “啊……我已经能猜到这家伙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了。”贾晓一拍额头,小声朝身畔的晴儿说道。

  “没有时间休息了,”封尘的声音有些颤抖,“不赶快找到麦格叔叔的话,他可能会死在猎场上的……”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guaiwulierenzhishoutuz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透视王火影之骨魔天下念力系统宅之子1936国足在柏林奥运桃花神医城主是狗官极乐宝典迦勒底所长重生之精灵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