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802章 关上窗户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作者:庄成大师 | 更新时间:2018-06-14 21:12:07
推荐阅读:众神降临人道图腾忍者招募大师我的贴身校花透视王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妇科麻醉师大盗贼网游寻之途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两年的竞技场生涯,卢修几乎和金羽城能入手的、不在禁猎名单上的每种怪物都交过手。彼时小龙人连胜了几十场,正是在竞技场上崭露头角的时候,场主为了弥补挑战祭期间生意的低迷,特意从彼雷森特运了一只雪山怪物来,为特选猎人准备了一场特殊的战斗。

  “它叫冰碎龙,更早之前哈德叔叔曾经提到过一次。竞技场上遇见的时候,我就多留意了些。”酒香的激发下,小龙人口舌生津,偏偏喉咙被撩拨得有些发痒,“比原生种强了整整一阶,它不会想吃掉我们,大概只是把我们当成这里的领主了吧……”

  怪物从木屋的废墟中重整起了身形,贾晓才第一次看清它的面目。算上平伸在身后的尾巴,兽龙种的身长超过十五米,通体生着青蓝色的鳞甲,甲胄各处覆盖着一层同样坚实的冰雪。

  冰碎龙的脑袋大得抢眼,巨大的头冠仿佛一只方方正正的战锤,让人毫不怀疑其中蕴藏着怎样的破坏力。怪物的食谱之中绝大部分都是生存在冰面以下的虫蚁,甲冠能帮它敲开雪原上常年不化的冰层,撞碎几幢房屋和几个猎人当然也不在话下。

  “不过小心不要离它太远,这家伙冲锋的速度一旦提起来,连竞技场上特制的栏杆都拦不住。”卢修啧啧嘴,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快的回忆。

  “开什么玩笑……这要我们怎么甩开它啊?”重剑猎人哀叹了一声。此次战斗本就不在他的预估之中,遇到的敌手一时又不能轻易地摆脱,受伤初愈的贾晓底气显得有些不足。

  “坏消息不止这一个,环境对它的影响远没有其它雪生种那么大——看见它身上的雪了吗?那家伙要靠这些东西才能在雪域里保暖。”龙人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做了个散开的手势。

  冰碎龙本体的御寒能力不强,反之也就意味着它在温暖地带,战力下降并不像其他雪生种一样明显。巨兽的行止敏捷如常,它从废墟处退开几步,甩落头顶挂着的瓦砾和木片,头冠下的小眼睛蓦地锁定了两个跑动中的猎人。怪物的双瞳泛着饥渴的绿光,兽龙种标志性的粗壮后肢迈动起来,已经开始暗暗蓄力了。

  两个年轻人见状,不约而同地朝着前方的路口跑去,村中的广场是附近唯一一个还算空旷的地带了,哪怕猎人有浑身的本事,在处处掣肘的里巷之中也要打个对折。贾晓谨记着同伴的警告,刻意收敛了速度,和巨兽保持着两个身位的距离。猎人本以为万无一失,却忽听背后一道踏碎瓦片的声音,兽龙种竟是不顾助跑距离的短小,强行开始了冲锋。

  “龙车!”重剑猎人高喊一声,连忙向侧边躲闪。他只觉得一阵劲风掠过后颈,冰碎龙极近距离下的冲锋并没有朝向自己,而是强行偏转了九十度,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似的,奔着道旁的屋宇去了,“诶……它不会是要逃吧?”

  “别停下!”小龙人靠近同伴,强行拉起他一只胳膊,脚下加速道,“那家伙还会回来的!”

  贾晓一个愣神的工夫,兽龙种就接连撞碎了几间屋子,冲锋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漫天的瓦砾之下,怪物尾后掀起的烟尘绕过一个夸张的弧线,自几十米远之外居然再度调转了方向,开始接近两人的奔逃路线。

  “躲!”广场中央的参天巨木近在眼前,距离巷口还有几米远的时候,特选猎人就抢先一步大力跳起,瞬间跨越了七八米的距离,贾晓如风筝一般被他拖在身后,也一并重重滑落在砂土地上。落地后的重剑猎人耳听龙车的轰龙声如跗骨之蛆般越来越近,心中为之一寒,他还未站稳,就咬着牙一个鱼跃,认准一个方向顺势翻滚出去。

  两人的背后,冰碎龙走过的路径画过一道半圆,以蛮不讲理的方式完成了最后的加速,带着雷霆之势从巷口斜冲出来。怪物低垂着头,硕大的头冠直指前方,前路上的砂尘无一不向两侧排开,升起道道土浪。

  巨兽的脖子和尾巴绷得笔直,仿若两只船舵般不断微调着冲锋的方向,然而猎人的躲闪范围堪堪超过了它能调整的极限。龙车轰鸣着从贾晓的身后掠过,终于还是无功而返。

  呼啸声从耳边远去,重剑猎人没来得及感叹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就觉得眼前一黑,自己翻滚时慌不择路,竟是一头撞在了广场巨松的树干上。他狼狈地爬起来,抓起掉落一旁的重剑,稳了稳眼中的重影:“痛……居然从那种角度发起龙车,真是乱来的攻击方式啊……”

  头顶没有撞到实物的触感,冰碎龙在奔出十余米后便不再埋头猛冲。巨兽的趾甲深深嵌进地面,尾巴一甩,在身后掀起一道扬尘,好容易减下速来。

  “我也是在龙车上吃了不少亏,不过贴身作战的话,或许还有胜机。”龙人低声道。

  “当初你花了多长时间?”

  “半个小时……可能更久。”卢修抿抿嘴,又补充说,“那时的场地上有机弩,最后关头给它来了一下狠的。”

  同伴说明得越是仔细,贾晓的眼神就越是黯然下去:“我们可没有重型武器,也没有半个小时来和这种家伙周旋了,飞艇上的大家还在等我们复命呢。”

  “我可以试试能不能吓退它……”小龙人将牙关一咬,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般说道。

  “不行。”重剑猎人伸出胳膊挡在卢修的胸口,一把拦住跃跃欲试的同伴。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你还有自己的麻烦要应付,这场战斗就让我来吧。你在旁边给我压阵,最好想办法联系到飞艇。”

  “可是——”

  “除非你能保证,打到半路的时候,我不会同时面对两个‘怪物’。否则的话,就这么说定了。”贾晓强势地提起武器,举在身前摆了个临战的姿势。

  先前短暂的交锋时,小龙人还没有出手攻击,就已经觉得自己的血液翻涌得快要冲破血管了,因此卢修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那句“我没问题”来。战场上没人会拿自己和同伴的性命开玩笑,贾晓当然也是如此。特选猎人这样想着,见同伴已经拉开了独战的架势,也只好咽了口唾沫,收敛了浑身的气息,识趣地退到远处。

  几十米外的冰碎龙止住冲势,步履蹒跚着转过身。它一声低啸,不依不挠地朝着两人所在的树下再度疾奔过去。重剑猎人背倚着巨树,面对来势汹汹的龙车竟是纹丝不动。乍一进入战斗状态,他的瞳孔缓缓缩小,整个人的注意力瞬息间集中到兽龙种庞大的身躯之上,连呼吸也开始暗暗契合兽龙种步伐的频率。

  抛开令人咋舌的破坏力不谈,龙车其实是怪物最拙劣而原始的攻击方式了。它的出手毫无隐蔽性可言,需要相对宽广的场地提供加速,攻击的路径单一,结束后的破绽也是大得惊人。尽管相当一部分领主级强者都会在冲锋的过程中有限地调整方向,然而速度越快、越是接近猎物,这种调整的范围也就越小。

  理论上只要不是被背后偷袭,任何一个训练有素的猎人都能在龙车近身至三到五米处时从容避开,甚至能成为猎人绝佳的反击机会。不过龙车那调动全身力量和气势的一击,往往会让自恃勇敢的冒险者失去胆气、行动不同程度地变慢,甚至怔怔地忘了躲闪,最终碾碎在怪物的铁蹄之下。好在身处在小猎团这个队伍中,最大的好处便是能让人习惯“恐惧”。与动辄百米长的古龙种、漫天的岩浆和雷霆相比,眼前的冰碎龙不过尔尔。

  果不其然,像是排练好了一般,巨兽迈出最后一步的同时,贾晓也拖着重剑矮身向右滚去。猎人的身躯钻过龙车掀起的土浪,在极限距离精准地避开了兽龙种势大力沉的一击。

  “咚——!”冰碎龙的头冠狠狠撞在年轻人背后的百年古树上,当即被逼停下来。粗壮的树干远没有看上去结实,在巨力的凿击下嘎吱作响。被蚀空的根部顷刻间现出道道裂纹,树冠也是好一阵晃动,摇下一蓬蓬针叶。

  贾晓当然没有放过这短暂的硬直,重剑一记横扫,斩在怪物的腿弯处。剑锋和鳞甲上附着的冰层相碰,冰碴四溅,只敲下寥寥几块冰壳,鳞甲依旧安然无恙。兽龙种吃痛之下,巨尾横向一甩,头也不回地扭身朝远处奔去,就打算故伎重施。

  数颗略有融化的冰团从尾巴上甩脱,被剑脊轻易挡住,也让猎人失去了追击的机会。重整旗鼓后的冰碎龙没有给贾晓一秒钟的喘息之机,蛮横的冲锋下一刻就接踵而来。

  龙车的力量一浪高过一浪,几个呼吸之间,重剑猎人面前的方寸之地就布满了兽龙种狰狞的脚印。冰碎龙仿佛一架不知疲倦的战车,以贾晓的位置为圆心,攻击从四面八方一发动,俨然把年轻人当成了练习冲锋的靶子。猎人倚靠着的古树被巨兽接连肆虐过一番过后,变得愈发摇摇欲坠,裂纹爬满了树干各处,撞痕处树皮深深地陷进木质中去,仿佛再经受一两次冲击就要折倒。然而贾晓身旁如同暴风骤雨之中一片小小的孤岛,那颗沉重的头冠每每咆哮着冲至,却总是差之毫厘地擦不到他的身体。

  年轻人腾挪之间寻隙出手,要么斩下一块晶莹的覆冰,要么就是几片青蓝色的鳞片,一柄重剑在他手上竟是打出了太刀才有的灵巧感。几个回合下来,猎人毫发未伤,巨兽的身上却多了不少清晰的剑痕。剑痕虽然无一触及血肉,但让领主胸中的怒意更盛了几分。眼见不止是冰碎龙,就连贾晓也似乎打出了真火,远处的卢修不得不出声提醒道:“喂!不要和它缠斗啊!注意时间!”

  “我知道!”眼看着新一轮的龙车即将到来,猎人一边回答,反手一剑福至心灵,竟是果决地砍在了树干上。这一击成了压垮古树的最后一根稻草,巨木哀鸣着倒向一边,木质断裂的声音如爆竹一般刺耳。

  察觉到头顶有东西坠落时,兽龙种已经来不及闪避了。纵横交错的树枝像一个倒扣的铁笼,投下的阴影将冰碎龙正正地笼罩在内。伴着一声惨嚎,战场中心卷起近一米高的烟尘,怪物还未欺近猎人的身边,就被猝不及防地压在了重达吨计的参天巨树之下。

  “见鬼……贾晓?”卢修从角落的颓墙下探出身,半晌才在烟尘中看到安然无恙的同伴,“你怎么样了?”

  “你说的没错,再拖延一会,这条腿就要撑不住了……”猎人翻身躲开巨松倾倒的区域,用重剑撑住地面,苦笑着站起来。原地小范围的腾挪不比长途奔袭更加轻松,集中精力时的贾晓浑然未觉,等到尘埃落定后,疲惫和酸涩感才一股脑地袭来。

  “那家伙死掉了吗?”

  “没有——”重剑猎人耸耸肩,朝树冠的方向瞄了一眼。兽龙种仍在里面挣扎不已,不时有树枝被搅碎的噼啪声传出来。

  相比身为二阶的原生种,作为亚种的冰碎龙实力堪堪到达了三阶上游。能在和一脚踏入上位的凶兽对峙中不落下风,如此战绩已经足以让贾晓为之自豪了。

  平心而论,龙人若是状态完好,凭着自己的身体力量一样可以躲开先前那一连串的冲锋,但绝不会像刚刚一样举重若轻,可以说这是只有贾晓才能抓住的胜利。然而猎人却恍然不知,眼中满是遗憾:“被它反应得太快,只压住了下半身。抱歉啦,这棵树……好像是雪林村重要的标志物。”

  “不用在意,迟早都会毁掉的,快走吧。”特选猎人连忙道。

  “等一下。”贾晓收了重剑,朝龙人招了招手,“这点手段控制不住一个领主太久,我们得把它暂时留在原地,等着封尘回来后再做处理。”

  冰碎龙身上的积雪还没融化干净,怕是从雪线的位置跑下来仅有十余分钟。算起来它赶路的速度已经堪比巡航中的飞艇了。如果封尘迟迟不归,脱困后的兽龙种轻易就能逃脱龙腔的覆盖范围,附近的村落仍然可能因此遭殃:“我的剑破不开它的防御,这一击恐怕还是得让斩斧来。”

  特选猎人点头摘下背后的武器,刚刚摆出临战姿势,却被贾晓一把抢过去:“诶?”

  “这是我的战斗。”重剑猎人掂了一下机械武器的重量,抬步朝挣扎中的巨兽走去,“至少要有始有终,对吧?”

  “喂!变形斧可不是闹着玩的啊,操作不当的话……”龙人的话音未落,就见同伴轻车熟路地触动了斧柄上的机关,斧刃在身前一荡,嵌藏其中的剑锋利落地显露出来,“你是什么时候……”

  “也不是很难啦,团里的大家差不多都会用了——包括团长在内。”贾晓神秘兮兮地眨了下眼睛,说着触动了第二个机关,剑锋缓缓化成了鲜艳的烙红色,“要怪的话,就去怪梅可吧……还有,你在睡觉的时候,真该关上窗户了。”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guaiwulierenzhishoutuz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透视王念力系统迦勒底所长宅之子1936国足在柏林奥运权色撩人桃花神医城主是狗官无限神话超神氪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