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687章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作者:庄成大师 | 更新时间:2018-01-11 12:12:20
推荐阅读:妇科麻醉师忍者招募大师天行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我的贴身校花众神降临网游寻之途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帝国之全面战争透视王
  封尘最后还是在老人期待的目光下妥协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从自己腰囊里摘走了药草,放在地上慢条斯理地挑拣着。

  龙芽草虽然不是什么珍稀的药材,但也不会生得漫山遍野都是,至少龙语者一路逃亡之下只摘到了有限的几株。眼前的老人身上的衣服厚重则矣,却没有任何防御自保的能力,在野兽遍地的猎场采药,势必要花费更多工夫。对方上了年纪,又救了自己的性命在先,满足他一点小小的要求,是自己能做到的最低限度的答谢,封尘心中这样想道,也就只好随他去了。

  “拿好您要的草药,就快点离开这一带吧,”听着老人在洞口处悉悉索索的翻捡声,少年张望了一番周遭的情况。飞艇螺旋桨的声音在远处喧吵着,工会貌似仍然没有放弃对这一片猎场的搜索,虽然暂时还听不到有人靠近的声音,但新的一队骑士不知何时就会赶过来:“你也看见了,我可是正在被工会追捕。一会骑士团的人要是来了,您会被卷进战斗里的。”

  “哈!”老人家正低头翻动着药草,突然咧嘴一笑。封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半晌才发现,那是他找到了一颗叶片尤其肥嫩,药性格外浓郁的草株。他抓着草叶在鼻尖闻了闻,朝着阳光举起来:“就是这个了!”

  “您是个龙人?”少年这才注意到老者瘦如鸡爪般的四个指头。老人家的肤色如喝了烧酒般赤红,耳朵也是尖尖的,分明是纯血龙人才有的特征。然而少年见过的龙人大都比人类生得高大许多,莫说是隆姆和隆加两位老前辈,就是特雷索尔大师和罗教官站在一处,也比后者高出整整一头。眼前的老者怎么看都还不及自己胸口高,才没有让少年第一时间想起那个血脉。

  老人家抓着药草的手在半空中停了停,似乎在观察草叶上的纹理。过了一会,许是觉得无趣了,他毫不怜惜地把药草顺手扔进背后巨大的藤篓之中,似乎并不是真心想要的样子。

  “一株就够了吗?您想拿它来做什么?”老人身上不像有伤,行止悠然的样子也不像是急着给谁上药。龙芽草除了治疗外伤之外别无用处,摘下后若是不经炮制,超过半日就会失去大半药性,放在老人手里几乎毫无用处,是以封尘疑道。

  “煲汤……之类的吧。”老龙人“唔”了一声,含糊地回答说。

  “呐,那剩下的这些我可要收起来了。”少年撇撇嘴,他并不是真心想得到答案。见对方不再取用草药,封尘挣扎着坐直身体,将散落一地的龙芽草归拢起来。大概是动作牵动了内腑,少年的脸上一阵憋红,喉中生涩地咕噜了一番,“咳”地一声吐出一口粉色的血沫。

  “你受伤了。”龙人后知后觉地说道。他的眼睛睁大了些,望向少年血迹斑斑的铠甲,额头上的横纹更深了几分。

  封尘反手擦净了嘴角的血沫,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叛逃猎人胸铠上还开着一个森森的圆洞,枪口处的血痕一直延伸到腰际,身上的血味连自己都闻得出来。老人家不知是真的愚钝还是在装傻,直到现在才看出少年身上的伤势。

  “你给了我一颗野菜,老头子也该回报你些什么才行,把什么给你呢……”老者半是自言自语地问道。他说罢,居然一手摩挲着胡子,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

  “喂,一颗草药而已,不需要如此计较的!”封尘急迫地连连摆手。以老者的慢性情,不知要沉思到哪年哪月。少年已经在这间兽穴里停留了太久,现在不是和他纠缠的时候,他好言劝道:“你还是快走吧,万一骑士团的人来了,我可就顾不得你了。”

  “嘘,不要说话!”老龙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险些被年轻人打断自己的回忆,“唔……想起来了,你等一等……”

  老者的两只手在身上无意识地摸索了一阵,封尘的眼睛一花,再看清时对方的四指已经捻住了一个巴掌大的红色绸布包。龙人解开绳扣,将整个绸包倾倒过来,一颗珍珠大小的药丸滴溜溜地滚落进了手里。

  “就是这个!还好剩下了一颗……”老人家把手扬到少年的面前,“拿着它吧,就当是交换你的野菜了。”

  “这是什么东西?”药丸外封着一层厚厚的蜡质,蜡层里隐约可见黑乎乎的药核,不知是用何种材料配制而成,放在老龙人粗糙的赤色手掌中,却像是一颗随手搓成的泥丸。

  “老头子秘制的伤药,我想想……”老人解释说,“配方虽然老旧了些,不过对外伤意外地好用,现在它就归你了,早点吃了吧,你身上的伤情可不太妙。”

  封尘将信将疑地端详着被硬塞进手中的药丸,指甲刮开一层蜡质,一股浓烈的药香扑面而来,甚至掩盖住了身上的血味和兽巢中的臭气。封尘能能依稀从药味中分辨出几种常见的疗伤药材,只是吸入一口药香,少年就感觉浑身一阵舒畅,胸口的隐痛也稍稍褪去了些。

  “记得除掉封蜡。”老龙人用眼神鼓励道,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一种奇特的令人信服的力量,让封尘不由得想起远在金羽城的安菲尼斯,“放心,老头子是不会害人的。不过最好……”

  龙人还没来得及说完,封尘就抹掉封蜡,将药丸一口吞了下去。即便没有主动发动龙腔,少年还是能感觉到从老龙人身上传来的阵阵善意。龙人族素来以正直和诚实著称,更何况没有谁会随身携带一颗毒药,老者帮自己解了骑士之围,显然没有加害自己的意思,因此尽管药丸的成分不明,封尘心中权衡了一番,还是选择果断地吃了下去。

  少年先前简单粗暴的应急处理,并不能让伤情稳定下来,逃亡期间,任何对恢复有帮助的手段都是多多益善。况且老人家就站在自己面前,封尘总不能忍心,让对方看着自己的好意被一再地怀疑。

  “不过最好找个安稳的地方……”

  “你说什么?”龙语者的喉结上下动了动,药丸顺着食道滑进了胃里,腹内登时升起了一片融融的暖意。

  “见鬼……你怎么现在就给吃下去了?”看见秘药隐没在少年的口中,老人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急色。

  “会怎么样?”或许是药力上涌,又或只是心理作用,封尘只觉得一股暖流涌向四肢百骸,被子弹、小刀和火焰接连肆虐过的胸口此刻也麻酥酥的。

  “唉!我想想……”老人家叹了一声,“这秘药会调动全身的体力来疗伤……吃下去后大概会昏睡一段时间。”

  “哈?”听到要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猎场深处睡过去,封尘的眼睛也急得一瞪。他赶忙连连敲打着胃部,然而药丸融化在了腹中,早已吐不出来了,少年只好紧张兮兮地问道,“要多久?”

  “老头子也不知道,那就要看你的伤有多严重了。”龙人一耸肩,无奈地说道。叛逃猎人只听见了前半句话,而后脑袋一歪,斜斜地靠在了洞壁上。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个性子都这么急。”侧耳听到封尘有节律的呼吸声,老人家捋了捋胡子,掀开藤帘踱进兽洞里。兽人将封尘小心翼翼地放倒,把少年向洞内拖进一个身位。老者的手臂干瘦,力气却出奇地大,做完这一切,呼吸居然没有半点急促之意。他在洞口清出一个位置,对着穴外盘腿坐下,“罢了,左右无事,就在这里休息些时候吧。”

  …………

  封尘是被洞外的一簇火光晃醒的,少年睁开眼睛,抬手了抹了抹眼前,才发现不是什么遮住了视线,而是在自己昏睡的时候已经入夜了。篝火是老者升起来的,火堆上架着一个容器,似乎是老人家背上斜挂的铁桶。

  “喂!”封尘浑身一个激灵,“噌”地跳起来,一把撩开兽穴的藤帘,失声叫道,“快把火灭掉,我会被他们找到的!”

  方一惊醒,少年就感觉到了身上的异样,一路奔逃和战斗中造成的擦伤和碰伤大都已经封合结痂,呼吸也顺畅了不少,胸中少了些闷郁和灼痛,内腑的伤势似乎也稳定住了。右胸处一阵痛痒交加,正是伤口正好转的证明。老人的一颗药丸,作用似乎比封尘预料的要大得多。

  不过少年已经没有心思感叹这些了。洞口外滚滚升起的浓烟就像一座灯塔,会把十余公里内巡逻的骑士都吸引过来。在自己昏睡的时候,老龙人的火不知燃烧了多久,工会的打手或许比自己想的还要近。

  “你醒了,来吃些东西吧。”兽人转过身来,用木柴敲打着地面道,“用你给的野菜煲了些汤,味道还不错。”

  “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少年跌跌撞撞地钻出兽穴,猎人的双脚在洞中盘曲了太久,乍一伸直,膝盖一麻,踉踉跄跄地伏倒在山坡旁。

  “放轻松,他们不会再回来了。”龙人的声音压低了一个八度,脸上露出一副惬意的笑容,却须臾间又回到了常时悠然而懵懂的状态。

  “什么叫‘不会回来了’?”封尘轻抚着胸口,压下气息的一阵躁动,确认没有漏听老者的低语,“工会的骑士都走了吗?”

  老人没有答话,而是自顾自地从冒着热气的铁桶上盛出一勺热汤,放在嘴边小口地嘬着。汤汁里果然有龙芽草的香味,不时还会滚上来一两片肉,也不知短短的时间内,老人家是如何寻到这许多食材的。

  封尘盯着老者被火光映得发亮的脸,恳切地说道:“谢谢您,在我昏睡的时候没有离开。”

  “我不过是在煲汤而已。”老者饮尽了一勺汤汁,又重新盛了一勺,朝封尘的方向举过来,“你要不要试一试?”

  “我得离开了。”封尘的心下权衡了一番,摆手拒绝了老人的邀请,“抱歉,老伯,工会骑士不会放过我,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你也跟着遭受危险。你的药已经帮了大忙,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回报什么,但至少能让你不受到波及。”

  “你还能走到哪去?”老龙人的声音突然扬起来。他站起身,两只短腿费力地倒换了几次,才来到封尘面前。老人家不知从哪里捡来了一根合手的木棍,清理了旁支,握在手中权当做行杖。他把拐杖向林夜的某个方向一指,“那边就是最近的村落了,你要去那里吗?”

  龙语者顺着手杖的指向朝远处看去,缕缕亮光从树林的缝隙中透过来。封尘把脑袋使劲地向前探出去,好一阵才意识到,那光亮已经远超寻常灯光的程度,而是火光了。

  “已经晚了。”老人语气僵硬地说道,“看来猎人和骑士……果然不是一回事吧……”

  “我得离开了。”封尘的心下权衡了一番,摆手拒绝了老人的邀请,“抱歉,老伯,工会骑士不会放过我,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你也跟着遭受危险。你的药已经帮了大忙,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回报什么,但至少能让你不受到波及。”

  “你还能走到哪去?”老龙人的声音突然扬起来。他站起身,两只短腿费力地倒换了几次,才来到封尘面前。老人家不知从哪里捡来了一根合手的木棍,清理了旁支,握在手中权当做行杖。他把拐杖向林夜的某个方向一指,“那边就是最近的村落了,你要去那里吗?”

  龙语者顺着手杖的指向朝远处看去,缕缕亮光从树林的缝隙中透过来。封尘把脑袋使劲地向前探出去,好一阵才意识到,那光亮已经远超寻常灯光的程度,而是火光了。

  “已经晚了。”老人语气僵硬地说道,“看来猎人和骑士……果然不是一回事吧……”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guaiwulierenzhishoutuz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透视王火影之骨魔天下念力系统宅之子桃花神医1936国足在柏林奥运城主是狗官极乐宝典迦勒底所长重生之精灵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