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656章 猎神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作者:庄成大师 | 更新时间:2017-12-07 18:42:32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妖孽兵王傲世丹神无限动漫录异世无冕邪皇太古至尊重生之衙内纯阳仙尊佣兵的战争能源集团
  等等!你要到哪去?”直到封尘跑出了上百米,枫前辈才一把扯住他的肩膀,“从火山上一路飞下来,就把方向转糊涂了吗?再往前走可就回到燃石镇了!”

  山顶上的雨已经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这是封尘从龙腔中看到的结果。雨势每秒钟都在逐渐增大,在古龙的控制下,乌云在熔岩区的周边越聚越多,和喷发而出的火山黑雾融为一体,缓缓向外扩散着开去。

  早在鬼怒间附近活动过,枫当然深谙如此的天象可能带来的灾难。暗影猎人用最简练的语言给封尘描述了流泥的恐怖,不想年轻人大骇之下,不但没有随着自己一同撤向远处,反而发了疯般,一个劲地朝着燃石镇奔去。

  “我就是要回去!”被一双铁钳般的手死死抓住,年轻猎人只得停下脚步解释道,“再晚些时候,整个镇子就要毁掉了!”

  “你回去干什么,给他们通风报信吗?”枫的语气中透着满满的不可理喻,“镇上不过是一群暗影猎人渣滓而已,都在天灾中死掉的话,刚好少了些和我们争抢地下世界委托的家伙。况且你不会看看天上——”

  枫的手向空中一指,各种型号式样的飞艇正在从熔岩线附近升空,朝着山脚的方向飞来,有的还带着刚刚猎得的战果。起航得稍早的飞艇已经越过了燃石镇,正在驶向更后方的城镇中寻求躲避。其余的战舰们飞过燃石镇的上空时,一个个毫不减速,显然没有再次停留的意思。镇上的飞艇也在零星地起飞,摇摇晃晃地加入某个打着阴森猎旗的编队里。

  “这些混蛋们都鬼精得很,山上的势头稍有不妙,就早早地发了撤退的信号。”偷猎者们大都比普通猎人们更加惜命,如果事不可为,他们连一分钟都不会在猎场上耽搁。老猎人哼了一声:“等你回到镇上,恐怕连一个猎人都见不到了。”

  “所以我才更要回去。”封尘的口气却更加坚定了,“燃石镇里还有上千个平民,没了猎人的照顾,他们才是最危险的。”

  就算是在猎人最富集的镇子上,手持武器的冒险者也不会比超过平民数量的三分之一。镇上的普通民众或许依靠着驻扎此地的暗影猎团才能活下去,但是他们却并不是偷猎的罪魁祸首。这些人中有酒肆、旅店、商铺的店员,起降坪的装卸工,除了定居在一个王国的户籍无法触及的地方外,和普通的村民别无二致。哪怕是正牌的猎人站在这里,也不能对他们的性命弃之不顾。

  众人自雄火龙背上降落以后,在离镇不远的地方休整了许久,仍然没有看到一队避难路过的平民。镇上的人们可没有自己这般逆天的视野,在封尘的猜测中,他们多半是还没有得到灾难的警报,以为这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火山喷发。

  地下城镇不似工会监管着的聚居地,没有专员进行灾害预警,也没有人手组织撤退。等到洪灾成型,整个小镇就会悄无声息地吞没在滔天的泥水中,就像从没存在过一样。

  “平民?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先是一头雄火龙,还要带上一个镇子的百姓……我们是暗影猎人,可不是什么圣人!”看见封尘的眉头紧皱,心思不似作假,老猎人更是厉声呵斥道,“听着,最多还有两个小时,这一带都会变成一片泥潭,继续留下来,你也会死在里面。想被搅进泥浪里死无全尸的话,可别带上我们三个!”

  “现在不是坐视不管的时候——”感觉到肩膀上松开的大手,封尘这才正眼向枫看去,两个女孩紧抿着嘴唇形影不离地跟在他的背后。年轻人定了定神,沉声说道:“这一趟我可没有要你们跟着……之前的委托报酬都算作留给你们好了,趁着时间还早,好自避难去吧。”说罢他在暗影猎人们无奈的目视中,继续向镇子奔去。

  “像你这样的愣头青,早就该死在火山喷发里了……”枫站在原地暗暗地骂了一句,双拳狠狠地捶击到一处,“喂!就算到了镇上,你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又能做到什么?”

  “我不知道……”年轻猎人闻言,回头苦笑一声,“但若是不走这一趟的话,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和那些蠢得要死的工会猎人一样……等等!”老猎人对身后的阿冬阿夏做了个紧跟的手势,自己率先追上去,和封尘并行跑了起来。

  “你不走?”年轻的暗影猎人有些诧异地说。“我们这样跑去把灾兆喊给那些普通人听,不但不会救了他们,反倒先要害死一些人。我可不想那些寻仇的冤魂有一半附到我的身上。”暗影猎人声音急促地说道,却没有发现自己用的是“我们”,而不是“你”。

  “我知道。”封尘的眼中精光流转,脑中分明正在急速地思考着,“坏消息和瘟疫一样可怕,不等泥石流落下来,他们都要先死在自己的手里……就像洛克拉克的古龙之灾一样。”

  “你也知道那场灾难?”

  差不多就是两年以前,新大陆的猎人工会总部所在之处被雷鸣沙海的峯山龙袭击——准确来说那并不是一场袭击,怪物只在沙城上空盘旋了不到十分钟,却在城中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慌。成百上千人死在逃亡中的踩踏、街巷中的混乱和宵小的从中作乱上,始作俑者峯山龙对此毫无反应,末了顺带拔走了作为城市象征的圣柱,解封了沙城中心湖的地下涌泉,留给猎人工会一个被水浸透的内城,和满城的烂摊子。

  传说中峯山龙在那之后没过多久便殒落了,让整个沙海陷入了持续一年有余的混乱期,前不久才回到正轨。有人说那场闹剧是古龙种临死前的仪式,或是对百年间持续的丰收祭的反击。无论传言如何,数十年来这是工会第一次将毫无抵抗的民众,暴露在猎人世界最强大的灾难下。即便是在偷猎者之中,这也是令人谈之色变的话题——城镇和生态的损坏可以靠时间和人力来修复,但逝去的性命和生还者心中的梦魇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复原了。

  “不止是‘知道’,古龙降临的时候我就在那里,”年轻猎人指着自己的鼻子,脚下又加快了些速度,“直到现在还能想起那晚的惨状。有的时候对灾难的恐惧,有比灾难本身更强的破坏力——到了!”

  不出所料,小镇的大门已经无人驻守了。从镇门处向内望去,凝成絮状的火山灰如鹅毛般飘落下来,落在屋顶和街巷的每一个角落。各家关闭了店铺,紧锁着门窗,如同度过每一个火山喷发的日子时般静静等待着。

  “果然,已经没有半个猎人了。”封尘搬开挡路的栅门,踱步进入。巷口如鬼城般空无一人,只当听见四个暗影猎人的脚步声时,阁楼里才有孩子偷偷将木窗打开了个缝隙,却只和封尘遥相对望了一瞬,便被大人从窗口处抱开。

  “镇上有上千户平民,”枫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摊开双手,任凭火山灰落在自己的眉毛上,“想要在这样的人群中维持秩序,至少要几十个……一百个猎人才能做得到。只凭我们四个的话,骚乱一起,不出三分钟就会被汹涌的人潮吞没。”

  “别说是一百个猎人了,这里连十个都凑不齐。”封尘朝小镇四周抬眼张望着,偷猎者的劣根性总是在这个时候尽显无疑。

  “时间不多了,你救不了所有人的。”枫好言相劝道,“叫我看,你就当街吼上一声,把消息传出去尽尽人事,剩下的就让他们自生自灭,我们也好赶紧离开这片是非之地,怎么样?”

  “放任自流的话,他们只能自灭,没有自生的可能。”封尘摇摇头。就算这些平民能出得镇子,外面不远就是猎场,这样的天灾下,爆发兽潮是迟早的事。没有猎人的护卫,他们连十公里都走不出去。一旦队伍被冲散,更是只有被野兽分而食之的下场,“我有个更好的办法……”

  不待把话说完,年轻猎人心有所感,突然反手抹在自己的脸上,他抽回手来五指一捏,笼手上现出一道浅浅的泥痕,脸上尤自湿漉漉的。

  第二颗冰冷的泥珠随即打在了自己的猎装上,封尘匆忙向头顶看去。乌云不知何时已经扩散到了小镇上空,绒毛细雨将空中飘散的灰絮携裹其中。就在封尘的视野里,大颗大颗的泥水正如饿魂般向燃石镇席卷而来:“见鬼……我们晚了一步!”

  细碎的沙沙声从镇子各处响起。几乎在同一时刻,街边无数的窗子被轰然打开,一只只手从楼阁中伸出试探,又像被邪物咬伤了般匆匆缩回去。隐隐的骚动声从小镇的地下升起来,几个呼吸间就变成了充耳不绝的喧嚣。

  “下雨了——鬼吐浆了!”妇人惊恐而尖利的嚎叫声不知从哪条巷子里传出,在燃石镇的上空久久不绝。

  …………

  “鬼吐浆”是火山周遭的原住民对泥石流的俚称,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喷发期间行雨意味着什么。

  没有任何人组织,上一秒还静谧异常的空旷街巷间,转眼就挤满了仓皇奔走的行人。人们惊恐着,叱骂着从各自的屋舍中奔逃出来,有的连衣衫也来不及换,就向镇子唯一的出口蜂拥而去。

  天上下着的最开始还是含着火山灰的污水,两分钟过后就干脆是泥浆了。路上的行人不顾被污泥画花了脸,一力向人群深处拥挤过去。推搡中跌倒的人们在湿漉漉的地上滚过一遭,再站起来时就已经变成了泥潭中捞上来的黑猴子。

  “早就说过,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枫一面护着身后的两姐妹,一面朝前面开路的封尘吼道,“往好处想!至少不用把坏消息告诉他们了!”

  猎人们正逆着人流而上,在封尘的带队下向镇子的更深处走去,年轻猎人的肩上背上已经被雨水浸透了,偌大的泥点顺着脖颈向铠甲的内衬流去:“得让这些家伙冷静下来!”

  “怎么做?你看到了,这些家伙已经疯了!”枫一把拉过跑在道路中央的阿夏。女孩和一辆独轮板车擦身而过,车上垒着大包小裹的行李,被车后的汉子推得嘎吱作响,也不知短短的几分钟间,这些平民是如何将这么多家什打包起来的。

  侥幸逃开的女孩的背脊上“腾”地起了一层冷汗,若是被一击撞倒,在这样的人潮中可能就再也没有起身的机会了。普通人能在生死攸关的情境下爆发出绝强的求生意志,但这样的意志往往也伴随着等量的破坏性。

  “安抚这些平民,还不如驯化一头飞龙种来得轻巧!”说到这里,暗影猎人突然想起了什么。枫的眼睛看向封尘的背影,见他在一栋小楼前停了下来。年轻猎人拭净手上的水渍,抱着椽柱矫健地爬了上去,纵身一跃落到楼顶的飞檐处。街巷间尽是神色匆匆的行人,没有一个在关注封尘爬上屋顶的古怪行径。

  “喂,你那个能驯化怪物的龙腔……不会对人类也有作用吧!”老猎人仰起头,房檐上落下一串水珠,顺着猎人的肩膀流到臂弯。

  封尘没有回答,而是居高向四方望去。从这个角度看,燃石镇似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颜色各异的流沙从镇子四方汇集过来,聚拢到窄小的镇门处。不消看,就能估量出黑压压的人群中有多少惨剧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沙子在门前的一小片空地处积压变形,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才能通过大门流出镇外,然而天知道他们逃进猎场中后,又会遭遇到怎样的劫难。

  “想驯服全镇平民的话,就赶快做!”枫变了变脸色,在龙语者的脚下吼道。暗影猎人们已经被迫挨到了屋檐之下,再挤一些恐怕就要顺着窗子倒进屋中去了,“只是记得别用到我身上……别用到我们三个身上来啊!”

  老猎人的嘱咐还是晚了一步。

  如同头脑中苏醒了第二个意识般,一声怯怯的,有些迟疑的咏叹在枫的颅腔之内响起。

  “猎神在上……”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guaiwulierenzhishoutuz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火影之骨魔天下女扮男装之校草请自重宅之子斗破三国星武战神萌娘秦时明月狂暴锋位重生之精灵舞者英雄变身系统超级教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