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七百五十九章 北面归谁

公子千秋 | 作者:府天 | 更新时间:2018-06-14 09:10:10
推荐阅读:绝品兵王至尊特工抗战之红色军神南明大丈夫懒散初唐终极至尊兵王汉乡暗战无敌天下盛唐剑圣
  “终于到了……”

  当两张嘴里几乎同时吐出这这四个字的时候,说话的两个人心情却是各不相同。

  十二公主只想着父皇昔日对她的好。虽说她如今也已经不再是从前那娇纵任性的金枝玉叶,能够意识到父皇只是把她又或者大公主当成小狗小猫似的宠着,可不管如何,相比和父亲感情淡泊的其他兄弟姐妹,从小还体会过父皇温情的她自然还惦记那点父女情分。

  因此,在三皇子还在木然发愣的时候,望着不远处那座霸州城的她已经回过神来,开口说道:“走吧,先进霸州城和兰陵郡王还有晋王汇合,然后把父皇的灵柩接回去。”

  三皇子根本没注意到,十二公主把一贯对萧长珙的称呼给改了,那亲密的长珙哥哥已经变成了如今公事公办的兰陵郡王。反正他方寸已乱,再加上六皇子糟尽了南京城的兵马,父皇不知道从那儿扒拉出来的那数万兵马也已经败亡,散兵游勇甚至祸害乡里,他这个太子如今比当初逃离上京的时候还要没人手可用,因此他当初归国时的雄心壮志,如今早就没了。

  更何况,他和十二公主之所以会来霸州,并不单单是为了迎回父亲的灵柩,而是因为没了兰陵郡王萧长珙和晋王萧容的坐镇,再加上父皇殡天的流言满世界疯传,手里没什么人手的他根本就镇不住偌大的南京城。

  再不走,他这个经历过册封的太子就会被对南京城垂涎三尺的豪强当成奇货可居!

  三皇子没办法不茫然发懵,十二公主和他说话,他嗯嗯啊啊随便答应一两句,整个人还处于浑浑噩噩的恍惚之中,毕竟,他根本无法相信送回南京的那个消息。父皇死了?之前中了必死毒箭还成功转危为安,更是拉出一大队人马的父皇怎么会死!

  他那个父皇不是永远强势,不老不死的吗?否则又怎会在他完全没想到的时候上演了一场绝地归来?当时父皇秘密从南京出发的时候,那一支支从四面八方汇聚的大军曾经一度让他目瞪口呆,认为转眼间就能平息大燕这场乱局。可一夕之间,天地便再度巨变。

  而当这一对只带着数百随从兵马的兄妹亮明身份进了霸州城,被赶来的一队吴军说是护送,其实是押送似的送到城中太守府时,却并没有第一时间见到那位视察北疆,而后就一直窝在霸州没动弹的南吴太子,也没见着其他人,而是跟着引路者渐渐偏离了太守府中轴线。

  眼见越走地方越偏,三皇子渐渐有些心里发毛,可想到如今的处境,倒不敢多说什么,可十二公主就没那么客气了。她立时脚下一停,声色俱厉问道:“大燕太子为了迎回父皇的灵柩,亲自到了霸州,你们南吴却是连个对等接待的人都没有,如今这又是领着我们去哪?”

  “公主见谅,毕竟之前谁也没想到,说是遇刺重伤的北燕皇帝竟会突然夜袭霸州。而且,太子殿下和各位大人更没想到,太子殿下身为北燕储君,得到消息后竟然会这么快就从南京到了霸州,连个事先通报的人都没有,所以自然顾不上迎接,因为他们现如今去主持阵亡将士的下葬仪式了。”

  负责接待的年轻官员态度不卑不亢,就连十二公主那满是怒火的目光,也没有让他的脸上有一丁点变色。而他接下来的解释,则是反过来让三皇子和十二公主面色大变。

  “至于下官眼下领二位去的地方,是北燕皇帝的灵柩所在。北燕兰陵郡王和晋王带着属下护持灵柩,我大吴为了表示礼敬,把那块地方暂时划拨给了他们。但这是太守府,两位想必应该明白,自然不可能把我霸州处置政务最中枢的地方划拨了过去,偏远在所难免。”

  这是一个至少还说得过去的理由,三皇子本来就不打算在如今这种形势比人强的时候与人闹翻,不由得悄悄拽了拽十二公主的袖子。而十二公主深深吸了一口气,终究暂且忍下了。要知道,刚刚进了太守府时,她和三皇子带来的那些随从护卫就全都被拦了下来。

  然而,等终于到了太守府西北的一个角落,看到一个院子门口守卫森严,其中有几个眼熟的侍卫时,十二公主再也忍不住了。穿着骑装的她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还不等开口询问,就看见几个人默默让开了一条路,她登时心中凄楚,当即死死咬住嘴唇,快步往内中走去。

  进了院子,她就看见正中央那座屋子前头的台阶上,正坐着一个嘴里叼了根草枝的人。哪怕她根本没有掩饰脚步声,可对方依旧头也不抬,一动不动,只有那草枝还在微微颤动。她见状七窍生烟,三步并两步上了前去,一把就从人嘴里将那狗尾巴草拔了出来丢在地上。

  狠狠踩了两脚之后,十二公主就气急败坏地问道:“你明明跟着,怎么会让父皇死了!”

  越小四心里本就不痛快极了,此时被十二公主这一吼,他蹭得跳了起来,瞪着面前那气得面色通红的小丫头,一字一句地说道:“第一,你父皇只相信他自己,信不过我和阿容,我和他也就是看守一下越千秋和萧敬先两个的牢头而已!”

  “第二,萧敬先编造我和阿容造反谋逆,祸乱了军心!而且,他还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笼络了探马,以至于大军的防线就如同漏勺似的,把南吴几支大军直接就放了过来!”

  “第三,”越小四才不管十二公主那张脸是何等苍白,直接屈下了第三根手指头,“我怎么知道你父皇他发什么神经,关键时刻自寻死路,非要和人硬拼!他到底是一国之君,活着的时候比死了有用!偏偏吴军那边戴静兰也发了疯似的要他的命,我有三头六臂也拦不住!”

  说到这里,越小四方才硬梆梆地说:“我从上京把你们带出来,几乎是九死一生。那天晚上一路杀到你父皇身边,虽说已经来不及救他,可好歹已经尽力了。我这辈子所有的勤勉都已经在这些天用完了,所以既然你和太子已经来了,那这儿就交给你们,老子不伺候了!”

  三皇子这才刚进院门,就看到自己如今唯一可以仰仗的这位兰陵郡王撂挑子的一幕,一时间不禁呆滞了片刻。紧跟着,他便慌忙冲上前去,张开双臂阻拦在越小四跟前。

  “郡王,小十二不懂事,你千万别……”

  想到自己和老爹见面时最初的相对无言,想到自己麻烦的处境,越小四盯着三皇子看了半晌,直到听见背后十二公主往正房冲去的脚步声,他这才不紧不慢地说:“太子殿下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处境?你父皇临终前留下了一道莫名其妙的遗诏,他把皇位传给小十二了!”

  他这话的声音不大也不小,正好足够十二公主和三皇子全都听到。三皇子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很快释然,脸上甚至还露出了几分轻松。而已经一只手去推门的十二公主则是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随即一个急旋转过身,眼神中满是怒火。

  “你胡说八道什么!”

  “第一,不是我一个人听到的,在场很多人。第二,不是空口说白话,是你父皇的血书遗诏。”越小四突然觉得这样第一第二罗列自己的理由,理直气壮又能够抒发一下心头怨气,因此根本不在乎十二公主是怎样的表情,“第三,我只是预先给你提个醒,你对我吼什么吼?”

  十二公主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头灌到脚,整个人都几乎冻僵了。等到惊觉过来后,她便提起最后一点勇气,一字一句地叫嚷道:“萧长珙,你从刚刚开始就一口一个你父皇,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要抛弃大燕,转投南吴不成?”

  “你没听清楚我刚刚的话吗?老子说过了,从今往后,老子不伺候了!天大地大,难道还没个地方让老子好好过日子?”

  越小四说完这话,见三皇子仍旧拦在面前不肯让路,他就和颜悦色地说,“太子殿下,我不是和小十二计较,她那脾气再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光是南吴揪着阿容曾经是青城弟子的事,我就已经焦头烂额,没兴趣再伺候一个新君,更没工夫管你们兄妹谁当皇帝!”

  “兰陵郡王!”三皇子一个闪身再次拦住了要走的越小四,满脸诚恳地说,“如果父皇还在,我这个太子勉强还能坐稳东宫,可现在父皇不在了,南吴更是露出了真面目,我本来就没奢望能登基为帝!父皇既然留下遗诏,那么自然按照遗诏去办……”

  他瞥了一眼面如白纸的十二公主,这才继续说道:“可小十二毕竟是公主,而且独木难支。如果郡王愿意帮大燕力挽狂澜,那么你就娶了小十二,这大燕天下便是你的!”

  越小四记得三皇子去大吴之前是个胆小懦弱,被大公主欺负到不敢作声的皇子,而从大吴回来之后却是表露出了一些稍微有点看头的东西,可那野心还没来得及勃发呢,就被一场行刺将册立为太子的兴头给完全浇灭。

  此时发现人竟然非但没因为那荒唐的遗诏而暴跳如雷,反而还挑唆自己去娶十二公主,他只觉得这个世界简直荒谬极了。在愣了片刻之后,他没好气地一口拒绝道:“这话不用再提!小十二喜欢越千秋,此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不喜欢他了!”十二公主终于摆脱了那仿佛游魂一般的状态,可两只拳头却是死死攥紧,眼神中流露出的悲愤和惘然,却是只要瞎子全都不会忽略。

  越小四却是呵呵一笑道:“你以为杀了你父皇的事,越千秋也有份么?你想错了,虽说萧敬先坑你父皇坑得最厉害,越千秋气你父皇也气得很厉害,但最后你父皇能留下遗诏,却也多亏了他们两个。”

  他也不卖关子,三下五除二把前因后果都解释了一遍,见这一对代表着北燕正统的兄妹俩登时面面相觑,他就耸了耸肩,直接大步越过这两个人,扬长而去。

  越小四这一走,十二公主刚刚还如同满身是刺的刺猬,此时却一下子整个人都失去了活力。她看了一眼刚刚还大义凛然仿佛不在乎皇位的三皇子茫然失神,就转身默默进了屋子,看清楚正中央木桌上的灵柩时,她终于整个人都几乎瘫软了下来,甚至没注意到这屋子很冷。

  跌跌撞撞跟进来的三皇子同样面色铁青,他这时候反而比十二公主更镇定一些。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灵柩之前,他发现棺木并没有钉上,也不知道哪来的大力,竟是一把将其推开。等看清楚躺在里头的那个人,他方才踉跄往后连退三步,直到后背撞上了东西方才滑坐下来。

  父皇不像当初文武皇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是真的死了!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足足许久方才低声说道:“刚刚兰陵郡王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吗?”

  “听到怎么样,不听到又怎么样?”十二公主的声音不复起初的尖利,可她的表情却恢复了从前的桀骜不驯,“你刚刚想把我嫁给萧长珙,现在又希望我嫁给越千秋是不是?”

  “你还没想到吗?父皇的嫡亲儿女,就只剩下我们俩和大姐了!离开南京的时候,难道你没听到六弟已经被乱军杀了的消息?再加上萧卿卿在上京杀了的那些……真的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了!”

  见十二公主终于毫无生气地埋下头去,三皇子紧紧抓着棺木的边缘,低声说道:“皇族旁支自然还有,可他们和父皇,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野心勃勃的边将是有,可他们谁又会甘心辅佐我或者你?左右相是威望很高,但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时候,他们拯救不了大局!”

  说到这里,他松开手渐渐滑坐在地,随即低声说道:“嫁给南吴太子吧……如果那遗诏真的是父皇留下的,那么,这是他指点给我们的最后一条路。”

  十二公主茫然抬起了头,见三皇子伸手探入怀中,她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惊声尖叫道:“我只剩下你一个哥哥了,你别做傻事!”

  一直都自认为缺乏勇气的三皇子已经握紧了那把防身短匕,可当听到这嚷嚷时,他还是禁不住手一松,等再次好容易鼓足勇气将刀柄抓紧的时候,他却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手扣住了自己的手腕,紧跟着,耳畔就传来了一个冷淡如冰的声音。

  “太子不必自戕。我大吴太子和越相回来了,正要接见二位,有什么话可以当面说。”
公子千秋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gongziqianqi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涩妃别乱来春秋故宅大唐农圣法国大文豪三国之小军师崇祯大帝三国无良女婿曹贼休走大周枭雄我娘子是白素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