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焚经诀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461章

焚经诀 | 作者:我愿兜兜 | 更新时间:2018-01-12 21:03:31
推荐阅读:九真九阳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超品小农民乾隆皇帝(6卷)(全本)万古仙穹九炼归仙修仙狂徒大道争锋苍穹九变悠闲大唐
  杜媛媛走起路来还有一些勉强,下山的时候,张残主动提出背着她下山,她没有任何迟疑,便将张残牢牢地抱住。

  杜媛媛双手环着张残的脖子,把脸紧紧的贴在张残的脑袋上,张残却觉得有些怪怪的,因为她这样子,似乎在担心下刻,张残就会飞走一样。

  不过不得不说,她的身子很软,她的身上也很香,背着她走,张残还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妙。

  “我们,这就要下山了吧?”

  张残听了,忍不住笑道:“我们都快到山脚了好不好,你这迟钝的反应,是发烧的时候把脑子烧坏了?”

  杜媛媛却一阵沉默,张残背着她,两只大手自然在环着她的腿弯。于是便作怪的捏了捏她柔软的大腿,笑着问:“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杜媛媛还是一阵的沉默。

  张残这才停了下来,转过头,却刚好鼻尖碰上了她的鼻尖。

  这个距离下,张残甚至嗅到她的呼吸,都是那样的香甜。而那明亮水润的双目,倒映着张残的面庞,似乎在杜媛媛的视线里,天地之下,别无他物,唯有张残一样。

  按理说,这个距离下,杜媛媛一个姑娘家,脸会很嫩,这时肯定会把头后仰,和张残拉开,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动作。因此张残只是微微向后倒了一下,最终又把距离拉了回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彼此呼吸着彼此的气息,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

  “我们,这就要下山了吧?”

  杜媛媛又问了一句,张残“嗯”了声,问道:“怎么了?”

  又是好久之后的沉默,杜媛媛低声道:“下山之后,我们就不得不回到各自的朋友身边了。”

  张残又是嗯了一声,想了想后,他问道:“比如说,哪个朋友?”

  杜媛媛最终闭上了水润闪亮的双瞳,没有再去敢看张残。“我们嵩山派里,有个人,有个人,他叫曹思贤....”.

  张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聆听着。

  “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们订过婚了,年底成亲...”

  其实,张残已经大致猜了出来,然而在听到杜媛媛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小小的失落。

  当然,张残也很理智,他很清楚,两人之间,还不到十天的独处。

  那么互生好感,或说互生了几分情愫,可能也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爱情嘛,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找对时间找对地方,谁都可能爱上谁。

  但是,两人之间,还不到离了谁就不能活的程度。

  杜媛媛告诉张残曹思贤的存在,其实也是在告诉张残,她或许曾经为张残动心,她现在也为张残难舍,但是最终,她还是会选择了曹思贤。

  张残也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点了点头,低声道。“杜姑娘放心,张某是懂进退的人,知道该怎么做。”

  杜媛媛没等张残说完,便忽然用她最大的力气,抱住了张残的头。

  张残埋在她的胸前,感受着她身子颤抖的温柔,两人这个姿势,也维持了好久好久。

  最后,杜媛媛松开了手。

  张残,也没有说话,只是目视着前方,维续步一步,朝前出发。

  “到了。”

  下山路已经走完,现在,是平坦的路,杜媛媛慢慢走的话,伤口不至于很疼。

  “再背我一段路行吗?碰到人了,再把我放下来,行吗?”杜媛媛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张残也有些不敢去看,事实上,别说她的语气里充满了乞求,

  张残本来也不愿意这么快就把她放下来。

  于是沿着河流,张残逆流而上。

  这个过程中,两人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只是紧紧地,彼此贴着彼此。

  走了近十里地,张残都觉得,这一段路,是枯燥无味的一段路程,却是他记忆中很难磨灭的一段回忆。

  最终,张残心中一动,轻声说:“前面有人了。”

  杜媛媛明显轻颤了下,没等多久,张残脸颊一凉,被她轻吻了一下。那时张残还在想,他本以为这一吻会热情似火,哪知却是让人如坠冰窖般的凉。

  而后她便从张残的背上跳了下来,这份重量的失去,也并没有让张残感到任何的轻松。

  “马上,也快到年底了吧?”张残哪里知道今天是几月几日,只能猜个大概。

  “嗯。”

  “哦。”

  年底,她就要和那个什么曹思贤成亲了。

  又隔了好久,张残说道:“那么,祝你幸福。”

  哪知杜媛媛忽然一下子失了控,她把抓住张残的胸襟,俏脸凑了上来,一眨不眨地恶狠狠地盯着张残:“张残,你将来一定要过得很好,不然的话,我杜媛媛这辈子都瞧不起你!”

  张残看着她攥着自己前襟的小手,白嫩白嫩,不知怎地,忽地微微一笑,随后又在她的小拳头上轻轻一拍,笑着说:“嗯,我知道了。”

  杜媛媛呆呆的看着张残的手,从她的拳头上最终滑落,良久之后,她的拳头也最终松了开来。

  两个人面面相对,却无言以对,张残受不了了这份沉默,便暗自深吸了一口气,转而望着左前方的方向:“怎么这么多人?”

  没过一会儿,密密麻麻的一大群人映入眼帘,杜媛媛也是一阵意外:“怎么这么多人?”

  张残在军营之中,也学到了不少的木领,只是拿眼一瞅,便肯定地说:“看上去这些更像是避难的,人数在三百五左右。”

  这些个衣着各异的人,彼此扶持着朝前走,一路的风尘,脸上还透露着痛苫和绝望。

  衣着风格明显有互异,因此,他们似乎并不是同一个民族。那么,他们这群人,自然来自不同的部落。

  但是,是什么原因令他们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一起,并集体扶持而行?

  这群人自然也看见了张残和杜媛媛,由于张残偷到的衣服也是少数民族的装束,因此也无人上来询问什么。或者说,路上碰见两个行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毫不为奇。

  张残耳力过人,直勾勾的走向了带着个女娃娃的夫妇,问道:“这位大叔,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对夫妇刚才用纯正的汉语交流,张残注意到了。

  那中年汉子一脸的黝黑,看上去是个老实的庄稼人,平凡而普通。

  张残即使没有散发什么气势,但是某些神韵在身,依旧令他有着与众不同的风采,这个中年汉子,也当然没敢轻息张残,显得紧张而又略显拘谨地说:“挨着韶北山的北方的好多寨子里,前几日忽然冒出一具刀枪不入的僵尸作祟,短短几天,已经有近千人被它害了....”

  张残和杜媛媛对视了眼,显然两人都想到了一块了:应该就是那个东瀛妖女搞的鬼。

  “你们现在要去哪里?”

  那汉子答道:“我们只能去求阿里丹大人做主。”

  阿里丹的名字,忽然被这汉子当做“救世主”一样提起,张残的心里感觉怪怪的。

  结合实际,阿里丹当然已经算得上张残的仇人。而自己的仇人,他能够成为这些“难民”的倚仗和希望?

  “阿里丹能帮的了你们?”张残这句话已经不算是在问了,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慨。

  那汉子却自信满满地说:“阿里丹大人公平正直,又乐善好施,一定能帮我们讨回公道,重建家园!”

  张残和杜媛媛再度相视了一眼,随后张残又问道:“韶北山那里,我记得有个韶北剑派,你们没有向他们求助么?”

  那汉子愣了一下,随后苦笑了一声,最后,惋惜地叹了一口气:“韶北剑派的许多英雄,半个月前全都奔往广东府的佛山,在沿海最后的防线与贼寇作战,可惜,全都壮烈牺牲,却无一生还。”

  张残听了这个消息,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前阵子季剑豪说,东赢人已经突破了南海的防线,海南派失守,东瀛人长驱直入的形势一触即发。但是,张残还以为东瀛人只是占据了海南岛罢了,谁曾想,他们竟然已经渡海而来,攻破了海岸的防线!

  忽然之间,张残又想到季剑豪所说,如果东瀛人真的长驱直入,除非阿里丹团结所有的少数民族,将之凝聚成一股绳子。否则的话,中原以南,很有可能会被东瀛人逐个击破,浮尸千里。

  张残陷入了沉思,那个中年汉子却不敢乱动下,这时拉着他手的女娃娃,奶声奶气地说:“爸爸,我们还走不走啊?”

  张残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那女孩红扑扑的脸蛋,他忍不住轻轻地捏了一捏:“再见了小朋友,祝你们一路顺风。”

  那女娃娃不过七八岁的样子,眨巴了两下眼晴,笑嘻嘻地说:“谢谢大哥哥。”

  小小年纪便不得不随着父母背井离乡,虽然这个大形势之下,她绝不是其中唯一的孩子,张残却苦于爱莫能助,只好也叹了一口气,尽了自己的一点心意说:“再见,祝你们在阿里丹那里,尽早结束苦难,过上幸福的日子。”

  哪知那小女孩却诧异地看着张残,说道。“爸爸妈妈在这里,我现在哪里苦难?我现在就很幸福啊!”

  张残顿时愣在了那里,看了看中年汉子脸上的风尘仆仆,又看了看他妻子眼神里的无助和绝望,最后看着这个小女孩那天真红扑扑的脸蛋上居然还带着笑意,也不知道哪里忽然来了一股子邪火,冷笑道:“你个小黄毛丫头,又懂什么是幸福!”

  杜媛媛当时就推了张残把。皱着眉责怪道:“你多大的人了,跟一个孩子发什么火?”

  张残说完之后,其实就有些后悔了,看着小丫头怯怯的样子,又半蹲了下来,低声道:“对不起!”

  小丫头被张残一会白脸一会红脸给搞蒙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很明显,她不知道张残为什么冲她嚷嚷,更不清楚张残为什么又要向她道歉。

  她不理解成人的世界。

  就像,张残也不理解她的世界一样。

  “我们,还去苗族吗?”杜媛媛望着这一众把苗族当做最后希望的难民,有些不是滋味地问。

  张残想了想,肯定地说:“一码事归一码事,就算阿里丹死了,还会有下一个阿里丹收留他们,为他们主持公道。所以,他们是否把阿里丹视作希望,并不影响我们该不该找阿里丹报仇!

  杜媛媛沉默了许久,方说道:“我忽然之间觉得,找阿里丹报仇并不那么重要了。”

  在知道了那个东赢妖女又大开杀戒后,在知道了东赢人已经彻底的踏足中原横行肆虐后,张残其实也觉得,私人的恩怨,于这些面前,是多么的不足一提。

  不过张残也有他的打算,在隔了好大一晌后,他才轻声道:“阿里丹不久前刚刚伤过我,所以我会对他的存在很敏感。而且,阿里丹最近一定会在各个部落间游走,倘若我暗中行刺,我有绝对的信心将之毙命。然后……”

  张残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不过马上他就把后面的话给说了出来:“然后,我就能把你送回嵩山。哈!也快到年底了!”

  最后一句,张残是脱口而出,但是说完之后,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他本来打算把杜媛媛送回嵩山,就折返回来南方,要和东瀛人一决生死的。当然,这只是他心里的想法,但是嘴贱之下,或者说是某种妒意作崇,他都不知道是怎么把这不该说出的话,给说出来的。

  可以说,他和杜媛媛能够愉快相处的时光,已经越来越少了。那么,这段时间里,更应该珍惜才是,那么,任何有破坏这种氛围的言行,也应该完全杜绝才是。

  快到年底了……

  这话绝不该说出来。

  话说回来,其实张残和杜媛媛相处的这段短暂时光,他本来只是觉得有些暖昧,仅此而已。然而当他知道杜媛媛已经订过婚,并年底即会成亲的时候,浓浓的不舍才彻底爆发。

  并且,爆发的是那么的强烈,那么的令人措手不及。

  杜媛媛刚刚恢复不久的红润,在听了张残的话后,不可避免的又闪现出一丝苍白。

  “我不该说这些的。”

  话都说出来了,事后任你再怎么补救,其实也是于事无补。

  哪知杜媛媛下一刻,却又露出个甜甜的微笑:“所以,我现在,不想那么快回嵩山了。”

  说完之后,她还俏皮地眨了眨眼。
焚经诀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fenjingju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通天修仙女配文里的女主欢喜仙末世之女配太狂妄多情剑客无情剑百炼成仙带着系统穿时空重生之天才商女仙界修改器剑镇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