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三四零章 唐僧肉送上门来了

放开那个女皇 | 作者:发情的野猪 | 更新时间:2018-07-12 20:12:42
推荐阅读:抗战之红色军神绝品兵王完美世界南明大丈夫至尊特工修罗武神懒散初唐寒门崛起间谍的战争终极至尊兵王
  梦中不知岁月长。

  里面只是一席话的功夫,外间却又是好几天过去了。转眼间,距离白大人进入血茧“疗伤”的那一天,至今已经半个月。

  金政明和沙咤忠义两位国主这时候真的hold不住了。

  他们心急如焚,烈焰焚烧的焚。

  刚才……

  就在刚才,信使又传回消息说,两国精锐在长白山北遭遇埋伏,死伤惨重……

  又是死伤惨重!

  我去他娘的死伤惨重!

  一共就传回两次消息,两次都是死伤惨重……照这情况下去,咱们那点人还有多少够死的?

  更气人的是,到底有多惨多重,伤亡是多少,那信使却又说不明白,只是说大伙儿都暂时撤退了,去大诗仙李白那里寻求庇护。

  大诗仙名声在外,他的魅力有多大,大家都是心中有数的。现在就说是寻求庇护,可是庇护几下,他们还是不是新罗人百济人就不好说了……

  就在两位国主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惊叫:“动了动了!白大人动了!”

  “谢天谢地!终于有点动静了!”

  两位国主闻言一惊,旋即大喜,连忙御剑飞过去。

  透过血茧,可以清楚的见到,里面安静的躺了半个月的白河忽然动了一下,随后,他的眼皮开始浮动,四肢开始轻微抽动……

  看情况,还真的要醒了!

  “哈哈……”

  两位国主心里那个爽啊,简直比亲爹换发第二春了还要开心,结果忽然听到圣后陛下说了一句:“小绵,这里交给你了。”

  顿时一愣。

  小绵惊奇道:“他都要醒了,你不见一下就走吗?”

  圣后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见,她当然是想见的,只是不知为何……她好像有点心虚。

  是的。

  堂堂一国之君,圣后居然对一个臣子心虚了。

  这次巫王偷袭事件,虽说最后是有惊无险,但是说到底……也是因自己而起。要不是自己中途离开,他又怎会遭这一趟罪?

  白河的身体状况,圣后一直都在密切关注,好得很。如无意外的话,他这次醒来就应该脱胎换骨了,也算是小小的补偿吧……

  既然如此,那不见也罢。

  “待他醒来,你便转告他,该办的事继续办。其他的,自有朕来解决。”

  “我知道了,媚娘。”小绵道。

  圣后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随着遮天伞缓缓一收,她的身影便徐徐消失了。

  “恭送陛下!”

  圣后走了,金政明、沙咤忠义两个国主都松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来,虽然圣后陛下什么都没说,她也什么都没做,但是只要她在那里,就是一种压力,就好像下级见领导,浑身不自在。

  眼见那道大红身影自伞下消失,云头上的曜日也是松了一口气。

  上次被小流氓发现了行踪,他是走了,可是没走远。正如他早几日以来所做的那样,一直躲在远处监视着。

  摄魂大法失效之后,小流氓本该提起的,可是那丫的没心没肺,又沉醉于自己渡劫成功的喜悦之中,居然把这一茬给忘了。

  于是就这样,曜日偌大一个人,竟愣是在云头上躲了半个月,也晒了半个月的咸鱼干。

  这时,圣后虽然是走了,可是庄梦蝶还在,朱雀也还在,曜日自问不能一挑三,同样也没能力一挑二,于是继续等着。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耐心,是一个好猎人的最基本素质。

  所以,曜日一点也不急。

  “咔嚓咔嚓……”圣后刚走,血茧中就传来轻微的轻响。

  白河醒了。

  就如同上一次那样,又是那种朦朦胧胧的状态,白河根本分不清另一个“自己”到底是真的存在,还是说……那根本就是自己的潜意识?

  那一番对话,他已经记得不清楚了,但是在脑海中,“霸气”、“六式”、“魔动炮”这些字眼却仍在在回荡着,就仿佛梦境仍未散去那般。

  忽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白河猛一睁开眼,却见到一片血红,伸手摸了一下,“这是…泥巴?”

  “不对!”

  白河愣了一下,猛的坐起,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血茧之中。他“哗啦啦”的扒开早已结块的血茧,一探头出去,结果就见到小流氓的脸出现在眼前:“老白,你终于醒啦?”

  周围还围着好多人。

  “……”

  白河懵逼了。

  元芳?

  真的是李元芳?!

  可你他娘的不是死了吗……等等!不对啊!怎么小绵也在?还有金国主和沙国主?我……我这到底是在地狱,还是天堂,还是人间?

  白河真的懵逼了。

  他是昏迷进去的,昏迷之前,脑中还想着要给小七和元芳报仇来着,结果做了个梦就醒了,一睁眼就见到一大堆人围着自己,一时间,他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

  “怎么说话呢!小爷我活得好好的,还晋级金丹了呢,你看!”小流氓说着,又吐出那颗结石炫了一波。

  “等会……”

  “你等会……”

  “让我捋捋……”白河使劲揉着脑门。

  可是话音未落,忽然一阵香风袭来,小七扑进了怀里,二话不说,放声就哭,一边哭一边抡起小拳拳就锤他胸口,口中说着:“你个死人!我让你走你为什么不走”之类的话。

  她哭得稀里哗啦,鼻涕横流,我见犹怜。

  “小、小七?”

  白河身体僵了一下,记忆却回到了昏迷前的那一刻。然后,他抬臂缓缓抱紧,然后开始呼……吸……呼……吸……

  好软!

  好香!

  暖的!

  是活的,不死的。

  我还活着……

  他们也都活着……

  太好了!

  周围的人静静看着,面色却多少有些尴尬。

  对于白河来说,只是睡了一个大觉而已,可是对他们来说,却是半个月这么久了。这半个月来,大家天天看着他,守着他,盯着他,看惯了,看烦了,也看腻了,如今……

  你们两个一见面就抱头痛哭,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顾及一下群众感受好嘛?

  ……

  ……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白河终于完全清醒。

  “所以说……这次是全赖陛下及时赶到,我才捡回一条小命,元芳和小七也因此而得救……然后我就昏迷了半个月,非但没死,还因祸得福收了个元婴级小弟?”

  “没错。”

  “这条鱼……好吧,是这个庄梦蝶,他本身是个神兽,血脉比小绵还要尊贵……他本住在北冥天池,只因天劫降临,他不忍祸连众生,所以才千里迢迢跑来这渺无人烟的东海……所以才会被流风所利用了?”

  “没错。”

  “那……陛下呢?”

  “走了。”

  “走了?”

  “她说你太弱了,丢她的脸,不想见你,所以走了。”小绵面无表情道。

  “好吧,是我没用……”

  白河长叹一声,心想我也很无奈啊!对方是元婴,而我只是个金丹,还是偷来的那种,她要强推,我能怎么办?

  不过想了想,他终究是没好意思把这话说出口。毕竟圣后眼中,全天下都是战五渣,她说咱是弱鸡,咱也只好忍了……

  “临走前,媚娘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小绵她把遮天伞塞到白河的手里。

  “什么来的?”白河问。

  “遮天伞,原本是媚娘的随身兵器。”

  小绵说着沉吟了一下,又接着道,“其实……你造船出海,想法是挺好的,然而船体脆弱,终究难经大浪,这次你也见到了……”

  白河闻言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一开始,因为圣后的要求,自己才造了这条船,一来方便“出差”,二来也有发挥的空间好让圣后神念分身降临。可是事实证明,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说真的,能经得起三次风来喷射,女神号已经足够令人惊奇了。可是当时如果流风狠下杀心,恐怕人家只需要一个念头,自己就船翻人亡了吧。

  “正因如此,”小绵接着道:“媚娘才让我给你送伞过来,只是来晚了一步,才令到你们几个……”

  “不!”白河抬起头道,“应该说,幸好你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怎样也好吧,都过去了……”

  小绵轻叹了一声,又叮嘱道,“总之从今以后,这把伞就归你保管了。你要切记,无论任何时候都必须伞不离身,若遇强敌,开伞即可。”

  “请转告陛下,伞在人在,伞毁人亡。”白河笑道。

  “那倒没必要,伞没了可以重做一把,可你要是没了,我哪里去赔……”

  小绵正说着,却见白河忽然抬头看了看天,眼睛眯了一下,“有点晒啊……”

  然后他就“唰”的一声……

  开伞了。

  小绵顿时一头黑线:“……”

  她很想说,媚娘把伞给你,不是给你遮太阳用的。

  她还想说,这把伞乃是媚娘当年的随身兵器,飞升成仙之后,她更是以无上神力将伞祭炼过一番,不但威力远胜以前,而且还含有媚娘的一缕神念。假以时日,甚至可以养成剑灵来,是名副其实的神兵利器!

  最重要的是,你一打开伞,媚娘就会心生感应,随时可以降临神念分身助你退敌,比你那艘破船好上千百万倍了!

  可是想了想,她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心想,既然媚娘会把伞交给他,想来也早已料到他会如何糟践了吧?既然皇帝都不急,那自己一个小宫女又急个啥?

  于是摇了摇头,小绵看了一眼远处的新罗、百济众人,便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媚娘还吩咐,大丈夫行事,应该有始有终,你懂的?”

  “明白。”白河会意,点了点头。

  “那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说完她摇身一变,就变成一只火鸟冲天而去。

  “慢走,不送……”白河远远的大喊一声了。

  小绵一走,金政明和沙咤忠义二人便迫不及待的围了上来:“白大人,此间海风潮湿,烈阳酷热,大人您又重伤初愈,实在不宜久留。不如移驾随下臣回宫,稍作调养如何?”

  白河心下了然,所谓重伤初愈不宜久留云云,当然只是托词罢了。

  刚才小绵就很不留情面的当着大家的面解释过,新罗、百济两国派出去“抢劫”修真者出了些篓子,两位国主正急着回国处理烂摊子呢。

  不过想着,诛仙阵是必须要做的,先天聚龙阵也是必须要布置的,早晚也是要走这一遭,再拖三拖死的搞小动作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于是白河便笑了笑道:“那便叨扰了,烦请带路吧。”

  “好!白大人,这边请。”两位国主如逢大赦,连忙招呼众人起程。

  一直昏昏欲睡的庄梦蝶忽然凑了上来:“我送你一程吧。”

  白河看了他一眼,有点犹豫。

  说起来,自己此番遭难,这条懒鱼也有一部分责任。

  但是既然小绵都说了,他修为不到家,才会在天劫降临的时候迷失神志,也是无心之过。再说了,最后还是全靠他,小七和小流氓才捡回一条命,免遭流风毒手,说起来也是将功补过。

  更何况,如今他还跟自己缔结了契约?

  于是沉吟片刻,白河点头道:“也好。”

  当下,便在上前修真者的簇拥下,众人浩浩荡荡的往朝鲜半岛飞去。

  飞剑不比行船,速度当然是极快的。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众人便已抵达岸边。到了这里,庄梦蝶便不再前行了,对白河道:“我就送你到这了。”

  “嗯,有劳了。”白河淡淡回道。

  庄梦蝶等了半响,没见他有什么下文,忽然问了一句:“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你说你留下,就是想跟我见个面。现在已经见过了,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想对你说?”白河一句反问就把天聊死了。

  “额……”

  庄梦蝶愣了一下,心想自己血脉纯正,身上还有庄圣人余荫庇佑,乃堂堂兽中之圣,如今认你一个人类为主,与你两位一体,以后说不得还要替你挡几波劫数,就算你不感激涕零,磕头便拜,好歹也说声感谢吧?可是你倒好,非但不谢,还摆着一张臭脸好像我欠了你似的……

  “哎……区区人类,算了,懒得跟你计较……”

  心下默念一声,庄梦蝶便打算离去。

  谁知这时,白河却忽然开口了:“你要到哪去?”

  “哪里凉快哪里呆去……”庄梦蝶懒洋洋的回了一句,这鬼天气这么热,找个地方避暑才是正经。

  “实在没地方去的话,我倒是有个好地方推荐。”白河道,“那里非但风凉水冷,寒暑不侵,而且一年四季都有满天飘絮,风景美不胜收。更重要的是,在那个地方,你可以躺着当大爷,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美好生活。”白河道。

  听他说得这么好,庄梦蝶一下子就竖起了耳朵。

  寒暑不侵、美不胜收对他来说意义不大,关键是后面那句——躺着当大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这对于一条立志要混吃等死的咸鱼来说,这种日子简直是给个皇帝也不换啊!

  如今自己好歹也已经化形了,总得学一学人类那样,享受一下人生……嗯,是鱼生……

  “在哪?”他问。

  “神都,白府。”白河道。

  “你家?”

  “对。”

  “……”庄梦蝶犹豫了,问道:“咱们虽然定了契约,可说到底,咱们的交情也只是一般般而已。你会这么好?不会坑我吧?”

  “咱俩都用同一条命了,我怎么可能会坑你?你尽管去就是了,保证分文不取。”白河一本正经道。

  庄梦蝶又犹豫了。

  想着,反正北冥那破地方自己呆了半辈子也呆腻了,去人类的世界逛逛也好。这家伙怎么说也是自己名义上的“主人”,去他家白吃白喝也是理所当然的。就算他有什么阴谋诡计,大不了自己见势不妙一走了之便是了,怕什么?

  再说了,小朱雀也在神都啊,自己去了不就整天可以见面了?那敢情好……

  于是他便点头说了一句:“那行。”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结果他一走,白河立马就原形毕露,一把抓过小七,急声道:“快快快!”

  “快什么?”小七一脸懵逼。

  “写信、写信!”

  “写什么信啊?写给谁啊?”小七二脸懵逼。

  白河道:“给家里写信!说唐僧肉送上门来了,让晴儿好吃好喝伺候着啊……唐僧是谁?这你别管了,总之是好东西……”

  “这懒鱼全身是宝啊,一点血就让咱们三个脱胎换骨了,可不能浪费了!”

  “……哦对,别忘了叮嘱晴儿,让她闲着没事就找他比划比划,找机会给他放点血……什么啊?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你别这样看我,我是认真的……”

  “哎哟我去!我这不是为了大家好吗……那家伙牛高马大,放点血死不了人的……算了算了,我自己写吧……”

  “……”

  “……”

  “……小七,还是你来写吧,我……字丑。”
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fangkainagenvhu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春秋故宅涩妃别乱来末日种田大唐农圣三国之风起汉末我娘子是白素贞大周枭雄三国之小军师曹贼休走崇祯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