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大帝姬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又一个秘密 第二百零九章 当得

大帝姬 | 作者:希行 | 更新时间:2017-12-06 02:37:03
推荐阅读:我的贴身校花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桃运狂医校园花心高手校园护花高手开艘航母去抗日罪恶之城局长成长史武神血脉终极高手
  杂乱的马蹄声让驿馆的灯火一阵摇晃,灯火明暗交汇摇曳未定,便有噼里啪啦的爆竹烟花而起,让门外一阵炫目。



  “恭贺高中。”



  “恭贺进士及第。”



  驿馆门前引得路人围观,小童们捂着耳朵乱跑,大人们则看着下马的一群白袍少年,今日城中爆竹声锣鼓报赏不断,众人也看了不少,但此时看着这一场报喜神情却古怪。



  西凉人中了大周朝的进士,是该恭喜呢还是汗颜?



  索盛玄没有在门外享受这种热闹,疾步冲进室内。



  “七娘,七娘,放榜真是太有趣了。”他说道,甩着袖子,神情激动兴奋。



  室内秦梅席地而坐,面前散落十几个卷轴,他并没有看,而是拨弄酒杯玩,对进来的索盛玄也没有抬眼。



  索盛玄并不在意,几步过来噗通坐在秦梅身侧,散落的卷轴被踹到一边。



  “....看榜时候的读书人真的狂放啊...一开始都要将官兵打翻在地了呢...”



  “....大家挤啊叫啊骂着....”



  “....后来来了好些官兵,官兵们对读书人也下了狠手,拿着棒子一通乱打...”



  “太好玩,太有趣了。”



  他眉飞色舞比手画脚,秦梅始终面色无波,似乎眼前手里的两个酒杯才是最有趣最好玩的。



  “最后榜单终于张贴了,我们乱挤了一通到了前边,从天亮到天黑,一天的时间终于看到自己的名字了。”索盛玄意犹未尽,抬手拍秦梅,“我考了三十四名啊。”



  秦梅翻动酒杯的手纹丝不动,道:“名次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



  索盛玄嘻嘻笑:“这种事当然要的是气氛嘛。”坐直身子搭着秦梅的肩头,“七娘,七娘,真的看到榜下捉婿了,那考生胡子都白了也被抢着拉扯....”说到这里又神情遗憾,“可惜我青春年少没人来抢。”



  秦梅抬眼皮瞥了他一眼:“不要说蠢话。”



  为什么没人来抢他,谁心里不明白,索盛玄嘻嘻笑,视线扫过地上,看到一张半开的卷轴,露出卷首的名字,眼一亮:“青子的少爷的试卷。”伸手拿起,“我来看看会元大作。”



  哗啦卷轴打开,长长的两臂伸展,三场考试艺制诏判论问十四题密密麻麻誊写的满满当当。



  随着视线的移动,索盛玄原本嬉笑的神情平复凝重,眼神从认真到惊叹,视线移动的速度由快变慢,但就算再慢也到了末尾,但并没有就此放下卷轴,索盛玄的视线再次从头看起来,如此两三遍才不舍的放下。



  “七娘,这是你做的还是青子少爷做的?”他道。



  秦梅将手里的酒杯一甩扔在桌子上,道:“我做的能有这么烂吗?”



  索盛玄哈哈笑,道:“七娘更好,七娘更好。”再次看向卷轴,灯下眼睛亮亮,“青子少爷果然是青子少爷,事事第一。”又皱眉看向秦梅,“他既然考试没问题,为什么还说要你帮他得会元?”



  秦梅坐直身子,一脸讥嘲:“当然是他人品太差仇人多,有人不让他当会元。”



  ......



  ......



  灯火明亮的大殿里,一张卷轴从一双手里送到另一双手里,送出的手似是有些不舍,拿到的手则迫不及待。



  看着又一个翰林学士开始看试卷,百官们再次伸长脖子,大殿里已经看完卷子闾阎没有再坐回去,站在原地似是出神,陈盛是从闾阎手中接过的,他看完之后交给了王烈阳,王烈阳看完再按照次序给了下一位,他们亦是沉默。



  紧接着看完的人灯下神情几多变幻,也保持沉默,但殿内低低的议论声挡不住了。



  这薛青的卷子答的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我看过几篇。”康岱跟石庆堂低语,“拿出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石庆堂听明白他的意思,低声道:“也并没有那么好的令人震惊?那国子监那两次考试她答的如何?”



  日常做文章跟考试的时候还是不同的。



  康岱面色无奈,道:“那时候不都是安排好了的,所以....我也没看她的卷子。”也没把她读书当回事,考试什么的自有他们安排。



  石庆堂看了眼前方,蒋显正拿着试卷看,旁边有官员等不及挤过去围着他一起看,灯下神情都些许变化......



  “她的书是读的不错吧。”他道,“当初县试是榜首。”



  康岱道:“那县试不是有青霞先生嘛。”



  还有知府李光远,难道还当真是她自己考的吗?



  再后来便是君子试,更用不着做文章,所以其实大家谁都没有看过她的文章水平,这原本是不用考虑的事,如果她没有中会元的话。



  会元,榜首,天下瞩目,拿不出震服大家的本事是不行的,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啊,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石庆堂和康岱看向前方,蒋显试卷已经看完了,两边的官员伸手争抢,有人乱挤硬抢了去,却是宋元。



  “我看看写的什么,一个个跟吃了哑巴药...”他嘀咕道,瞪眼看卷轴。



  这让两边的官员很是恼怒。



  “你看懂什么!”



  “快拿来!”



  再次争抢发了骚动.....殿内瞬时喧闹起来。



  有人重重的哼了声,夹杂着怒气和冷嘲十分的响亮,让殿内的嘈杂顿消,靠在龙椅上睡着的小皇帝也被惊醒,还好身边的太监及时按住他的嘴,没有喊出退朝。



  以往在朝堂能喝止众官嘈杂的是御史中丞,但这一次闾阎依旧站在原地沉默,开口是站在场内的主考韩询。



  “看过的大人们心里可有定论了?”他黑脸冷声,“还要不要查本官舞弊?”



  王烈阳笑了,先开口道:“我可不敢。”又看众人,“你们看过的,可有他议?”



  看过的众官齐齐摇头。



  “陈相爷?”王烈阳看向陈盛。



  陈盛笑道:“王相爷当年年少进士,今日遇到了同样的青春年少,最有发言权,我不敢妄议。”



  王烈阳哈哈笑了,又看向秦潭公。



  不待他开口,秦潭公已经先说道:“读书人的事我不懂,相爷们做主便是。”



  王烈阳也没有再客气,对韩询抬手道:“韩大人受惊了,我们对你的评判点次没有异议。”再高声看大殿内,“薛青,当得今科榜首会元。”



  安静的殿内便瞬时热闹起来,看过试卷的大人们开始赞叹,没看过的则都不再矜持涌上前,宋元哪里抵得过这么多人推搡,手中的卷子被人夺走,人也被推了个趔趄,气的他骂了几句。



  但拿到卷子的人也没能看完,韩询让人把卷子取回来。



  “外边那些考生们还围堵未散质疑叫嚷本官舞弊,本官要将薛青的卷子公布于众,张贴在彩亭,让世人看个明白,本官点的会元可有不妥。”他沉声说道。



  张榜被阻扰考生围攻叫嚷舞弊,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他一生为官严谨清誉,在朝中三党林立中独善其身,这一次被推举为主考本就压力大,还有青霞先生身死的案子未结,考生们虎视眈眈,他竭尽全力的谨慎选了又选才选出这篇,他可不知道这人是谁,也不管此人是谁,只凭文章定论,没想到最后还是闹出事。



  韩询委屈又愤怒,你们三党私下什么动作他不理会,但也别拉他垫背,死一个青霞先生还不够吗?



  王烈阳道:“兹事体大,关乎朝廷脸面,韩大人速去。”



  韩询命人将草卷誊卷都拿上。



  “免得有人质疑誊卷舞弊。”他道,转身向外而去。



  ......



  ......



  夜色深深,张贴榜单的彩亭前依旧灯火明亮人群涌涌,有人痴迷看自己取中的名字,有的人则悲痛再次落榜,更多的人则挤在一起议论对这次会试的质疑。



  此时吵闹嘈杂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彩亭里新张贴出来的一份试卷,小字密密麻麻根本就看不清,无妨,朝廷贴心的配备了两个文吏,替换着高声的诵读。



  随着诵读,场中低低的议论声消散,又低低的议论声起,这一落一起,议论声与先前截然不同。



  这次的议论是惊讶,赞叹。



  “这会元的确优秀,我不如也。”有人喃喃。



  这种话渐渐的散开,场内再次陷入嘈杂,更多的人向彩亭这边涌来,听诵读已经不能让他们满足,都想亲眼看看。



  康云锦已经站在最前方,这边灯火刺眼但明亮,能看清试卷上端端正正的小楷,十几篇长长短短的文字他并没有全部看完,但只看完第一篇,不,确切的说只看第一篇的前半段他就知道这是一篇好文。



  会元,当之无愧,无可指责。



  耳边也此起彼伏的响起这样的赞叹。



  怎么会这样?



  薛青,怎么会写出这样文章?薛青,怎么可能才学到如此地步?薛青啊,他是薛青啊!



  .....



  .....



  “他是谁?他是薛青!”



  这个夏夜京城无人入眠,朝堂里喧闹,朝堂外喧嚣,高中的纵情,落榜的悲痛,到处都是嘈杂。



  这边偏僻的小院也不例外,苍老哑涩的声音回荡。



  摇曳的灯下,一个老者躺在廊下的摇椅上,一边摇晃一边喝酒一边破口大骂。



  “瞎了你们的狗眼!舞弊!他还用舞弊!你们这些废物!蠢货!”



  齐嗖拄着扫帚站在墙边已经听了将近半个时辰,摇头道:“欧阳先生真是无聊啊,竟然骂了这么久。”旋即又嘿嘿一笑,看一旁蹲着的黑乎乎的石头影子,“不过这是欧阳先生第一次为青子少爷出头呢,你说是不是?”



  石头影子当然不会回答他。



  齐嗖显然也并不在意,笑呵呵的接着道:“以往只听欧阳先生嫌弃少爷这不行那不行,原来是外表严师,内心还是很关切认可,以青子少爷为傲,听到那些质疑少爷的话后把他气的.....”



  似乎为了应和他的话,廊下四褐先生将手里的酒坛啪的扔在院子里,碎裂。



  “他中个会元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也不看看是谁教的他!”



  人跳起来,叉腰。



  “是我!是我!我可是神仙般的人物,随便动动手指,别说会元了,状元也是小菜一碟!你们这些蠢货,敢质疑我!气煞我也!”



  “那薛青虽然是个废物!但我点石成金!”



  齐嗖伸手挖了挖耳朵,对黄居道:“后边还有些柴没劈,我先去忙了,反正大家也无心睡觉。”说罢抱着扫帚向后院而去,将四褐先生的声音抛在身后。



  这间院落的后边还有一排房屋,此时一间亮着灯火,门开着看到有人在其中端坐。



  这是薛青的屋子。



  齐嗖停下脚步,看着灯下的少年。



  外边四褐先生骂了半天了,而这少年则在这里坐了一天了。



  薛青没有去看榜,当成绩送来时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从天亮就一直在这房间里坐着。



  也是一种激动的表现吗?有人激动会发狂,有人则会沉默安静。



  忽的那少年站起来。



  “齐大叔。”她说道,“你帮我拿个火盆来。”



  齐嗖从暗影里站出来,对于这女孩子总能发现人靠近的本事已经习惯了,虽然很奇怪大夏天要火盆,还是应声是便依言取来。



  薛青让他摆在廊下,自己抱着厚厚的一摞纸走出来。



  “少爷,要整理吗...”齐嗖说道,伸出手要接过帮忙,但话音未落,就见那少年将手里的纸扔进了火盆里。



  浓烟顿起,火星翻飞,散落的纸瞬时卷起燃烧。



  咿,齐嗖怔住了,见那少年转身回了屋子里,在地上一捞又抱着一摞纸走出来,扔进火盆里,然后转身再进去....



  齐嗖回过神,看到烟火中飞舞的纸,其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字,这是少爷这些日子写的文章吧。



  齐嗖忍不住跟进去:“少爷你要收拾什么,我来....”话戛然而止,灯下照着他惊讶的神情,这间屋子....



  还是人住的屋子吗?



  到处都是堆放的书卷纸张,散落的笔墨砚台,那些笔都秃了,床已经不是床了,上面也被书卷纸张淹没,除了那一方几案干干净净,整个屋子里都是笔墨纸砚书卷,无处下脚。



  原来少爷的屋子可不是这样,他偶尔会进来收拾打扫,自从青霞先生过世后,少爷说要读书不让打扰,他才不再进来。



  怎么变成这样了?



  他知道少爷苦读,屋子里的灯晚上没有熄灭过,但苦读到这种地步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这就是读书人吗?可怕!



  哗啦声响,那少年将一摞纸张抱在怀里向外走去。



  “少爷。”齐嗖伸手拦住,看着少年怀里的纸,他虽然不识字,但也看得出其上写的字很好很认真很漂亮,这都是心血熬写出来的吧,“怎么要烧了?”



  薛青看他笑了笑,道:“读完书了,没用了,就烧了吧。”



  因为考中会元欢喜吗?听说过有的读书人欢喜发疯的时候烧啊撕书什么的....齐嗖怔了怔,看着薛青走出去,顺手扯着一张小板凳。



  “你把屋子里的纸都帮我拿出来。”她道,在火盆前坐下。



  这是真要烧了,齐嗖迟疑一下,既然少爷高兴那就让她随意吧。



  一摞摞的纸张被抱出来,齐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趟,更换了几个火盆,自诩功夫在身的他有些头晕的时候,屋子里总算能下脚像个样子了,余下的就都是书卷了,他转过头看外边,那少年端正的坐在板凳上,手中拿着一根铁条拨弄,让纸在火盆里烧尽。



  “少爷,这些书...”齐嗖说道。



  “也拿出来烧了。”薛青没有回头说道。



  书也要烧?齐嗖有些不知所措,是书啊.....



  “你干什么?要把家烧了?谋害师父吗?考完了就过河拆桥杀人灭口吗?”



  四褐先生用布堵着口鼻气势汹汹的冲来喊道,恰好听到这一句话,再看火盆,顿时跳脚。



  “你干什么呢。”



  薛青声音平静一如既往,道:“我考中会元了,以后就不用了读书了,所以烧了啊。”



  四褐先生呸了声,道:“一个会元而已,你还没考上状元呢,高兴的太早了吧。”



  “状元啊,那就不用我费心了。”薛青说道,“他们肯定会保我做状元的....”



  他们是谁,四褐先生显然知道,哼了声,道:“那你也用不着烧了这些啊,以后就不读了吗?”



  薛青道:“青霞先生一直想让我当个读书人,现在我靠着自己读书考中了状元,算是告慰了他。”



  手中铁条挑动火盆里的纸张,火光烟灰飞舞,映照她的脸忽明忽暗,声音也忽明忽暗。



  “以后,我就不做读书人了。”



  .....



  .....



  (四千八百字,合更,么么哒,另外,大家等着看薛青做的文章,薛青肯定做得出来,但我的乖乖们啊,一个高考作文考了十八分的作者我可写出来,抠鼻。)

大帝姬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dadij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尼姑庵的男保安我的尤物老婆惊仙倾天下之女帝师都市最强修士王妃你又耍赖皮绝世狂妃冷情王爷请接招极品判官英雄无敌之领主荣耀死神之绝对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