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快穿]事不关己,硬被挂起

第十七章

[快穿]事不关己,硬被挂起 | 作者:西门不吹雪 | 更新时间:2019-05-04 19:35: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永恒圣王驭房有术带着农场混异界修罗武神最强狂兵百炼飞升录都市奇门医圣一剑独尊万古神帝绝品邪少
  牧倾华说的近期谋反还真的非常的近。



  崇元七年秋,镇亲王李继则谋反,领兵三十万出徐安,一路高歌猛进,所过之处降者无数,稍有反抗都被他铁血镇压。



  蛰伏了二十多年的野心一朝爆发,裹挟着腥风血雨,累累白骨,天下乱了!



  消息传到朝中,安逸了几十年的朝堂炸了锅,震惊的有,愤怒的有,不敢置信的有,更多的却是惊慌失措。



  少有的几个能勉强维持镇静的老臣也为主战还是和谈吵得不可开交。



  就在所有人都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年轻的帝王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雪亮的光芒闪过,镶金的龙椅扶手处竟硬生生的被砍下一块,拳头大的,雕刻的精致之极的龙头咕噜噜的在地上滚了几圈,众人屏息之中,叶重澜的声音冷且沉,瞬间爆发出的杀气让整个崇明殿仿佛化成冰窟。



  “逆臣贼子!祸乱天下!!杀!!!”



  随着皇帝杀意凛然的一句话,整个朝廷终于运转起来了,原主毕竟经营了好几年,还是有些底子在的,一开始镇亲王那边能够每战必赢,自然有兵强马壮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对方占了先机,杀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等朝廷这边反应过来,一个又一个部署慢慢安排下去,镇亲王那边也就未必如一开始那般平顺了,但就算如此,三十万大军一路南下,士气高昂,如出笼的猛虎一般。



  因为早先牧倾华的那句提醒,叶重澜还是做了一些安排的,只是所有的安排在镇亲王所率领的三十万精兵面前都有些不够看了,命令各地回援京师的旨意还在路上,可敌人的行军速度却很快,一路上连一次像样的抵抗都没遇到。



  繁花似锦的京城笼上了一层灰,百姓们人心惶惶,一个又一个不好的消息传回,大臣们的眉心也是越皱越紧。



  唯有叶重澜不为所动,他在等,等牧倾华的消息,自从战乱爆发后,他就再没回来过,叶重澜虽然信任他的本事,却也不免担心起来。



  而被叶重澜所担心的牧倾华却是吃得好喝的好睡的好,除了不得自由之外,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两样,而自由这东西对于一个资深宅男来说也不是必须的,总之他的日子还是很不错的,好像外面的那些风雨和他没有半点干系。



  事实上,也确实是没有干系的,如果现在的皇帝不是叶重澜的话。



  镇亲王一直没有放弃拉拢牧倾华的打算,尽管对方既不答应也不拒绝的暧、、昧态度让他不喜,但他背后毕竟站着一个青峒观。



  他并非真正的莽夫,青峒观那种不表态的做法他当然明白,无非是打着不涉红尘的名号观望形势而已,无论最后赢得是谁,青峒观的那群老的成精的人都是胜利者,青峒观的地位高高在上,永远不变。



  李继则虽然恶心他们,但他现在正是关键时期,绝对不是和青峒观撕破脸的好时机,而等到他拿下京师,坐上皇位之后,那些人,哼!



  这一路上别人都在打仗,唯有牧倾华该吃吃,该睡就睡,一点都没受到影响,弄得那些跟在李继则后面出生入死的将士都有些嫉妒了,李继则拉拢不成,召见他的次数也少了,在他看来青峒观旁观也有旁观的好处,虽然没有站在他这边,却也没有倒向皇帝,暂时来说,也算不错了。



  恐怕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在他眼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牧倾华,会将他的每一个部署,每一步走动都了解的清清楚楚,然后再一字不漏的密聊给叶重澜。



  于是,在三十万反军势如破竹的十九天之后,他们开始行动受挫,有了较大规模的伤亡。



  李继则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是百战之师也不可能每战必胜,何况这是一次谋反,他那皇帝侄儿并非尽失人心的昏君,这场仗他并不奢望会全程顺利。



  镇亲王起兵的第二十天,派去攻打范县的一万人马在中途遇伏,全军覆没,连一个活口都没逃出,此后半个月之内,反军人马屡屡受挫,一次两次可以当做偶然,两次三次也能勉强不在意,但次次都如此,李继则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军中有内奸了。



  能够做到这种地步,这个内奸的身份肯定还不低,一些事情可是只有亲信才知道的。



  李继则越想越惶恐,他甚至顾不上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将身边的心腹官员都彻底清查了一遍,结果当然是查不出什么来的,反而让人心渐渐不稳起来。



  京城,皇宫。



  叶重澜再次从牧倾华那里收到一条消息之后,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御驾亲征!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风格,他信奉的是主动出击。



  这个想法其实早在镇亲王谋反那天就有了,奈何朝中大臣都出言反对,什么天子之尊不可涉险的道理说了一大堆,叶重澜被吵得头疼,也就暂时歇了心思。



  可现在不一样,因为牧倾华暗中传来的消息,他颁发下去的几道命令,几乎处处都让反军受挫,让他颇有一种运筹千里之外的莫测高深之感,朝臣们看他的目光多了一层敬畏。



  总觉得皇帝更加的高大上了有木有!



  反对的人少了,皇帝的这个决定终于通过了,叶重澜感动坏了有木有!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握剑了啊,大半年了,他骨头都快松了,最最重要的是,他的剑终于可以见血了!!



  背对着众人,叶重澜笑的阴测测的!



  就在叶重澜下定决心大干一场的时候,来自刘太后的一个邀请差点让他壮志未酬身先死了!



  谁也没想到刘太后会给皇帝下毒,更没有人会想到刘家竟有这个胆子敢谋反,整个后宫内廷都被控制住了,要不是叶重澜身上带了牧倾华给的小药,要不是叶重澜并非真正的李歆元,而是来自西湖藏剑的叶二叽,要不是因为要去战场了,所以将轻重二剑给打造了出来随身携带着,恐怕叶重澜又要去轮回了。



  那一天整个内庭后宫都被血色笼罩了,当救援的禁卫军,和收到消息的官员赶到的时候,就见皇帝拎着一把足有半人高的重剑,一身血衣,踏着满地的鲜血走出来。



  他的面色并不是很好,还带着中毒之后的青白,可那一身凛冽森寒的杀气,足以让任何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胆寒。



  没有人去问太后怎样了,刘家怎样了,这一天之后,两者都不会再存在。



  牧倾华知道这件事之后,费了好一番心思才瞒过了所有人的耳目,出现在他面前。



  彼时,叶重澜已经不在皇宫,而是带了几万的军马往西而来。



  夜深人寂的帐篷里,牧倾华戳着他的额头,满脸的不高兴,“都说让你小心了,还弄成这样,你没长脑子吗?!”



  叶重澜苦笑,“我哪知道太后会突然来这招,下毒不是那位珍妃的专利么,谁想珍妃死了就换成太后了,原主这一劫怎么都躲不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牧倾华眉头皱的紧紧的。



  “还能怎样!”叶重澜摊手,“太后把齐王的死算在我头上了,也知道大皇子是齐王的种,先前为了孩子的安全将人弄出宫,之后就打算杀了我给她孙子腾位子呗。”



  “现在这种时候?”牧倾华不解,“她不怕杀了你之后朝堂动荡,被镇亲王夺了位置?那可是白忙一场了。”



  “我估计他们之间也是有所勾结的。”叶重澜摸着下巴沉思道:“否则她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杀我,可惜太蠢了一点,若是我这次当真死了,最得利的不是她而是镇亲王。”



  牧倾华想了想,又想了想,实在对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不耐烦,索性也就不理了,直接从包包里拿出一些小药来逼他喝下,这也是他来这的主要目的。



  中毒什么的他不放心,总要亲自确认一下才好。



  至于那些时时刻刻想着害他的人,牧倾华表示,还是早点解决吧,他忽然就没了继续拖下去的心思。



  崇元七年十月,皇帝的御驾亲征给反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因为没能以最快的速度南下京师,各地的援军也陆陆续续赶来,战争持胶着状态僵持了下来。



  外面的压力一天比一天大,镇亲王内部也不甚太平,那个内奸依旧没有找出踪影,他们的每一步每一个举动,都被对方料敌先机,克制的死死的,在接连损失了几路人马之后,李继则终于爆发了。



  他本就是个疑心极重的人,就算是最亲近的人也保持着一定的防备,现在更是谁都在他的怀疑之中。



  李继则觉得有些恐慌,这是他打了几十年的仗都没有过的情绪,他能够感觉到,有一张巨大的网正慢慢的将他笼罩下来。



  不顾傅安等人的反对,他硬是杀了十几个怀疑的人,这其中不乏一些亲信,仗还没有打完,就拿心腹开刀,他的这一举动让身边之人心寒。



  事情还没完,让他夜里做些噩梦,让他精神力下降,身上怨气加深什么的,对牧倾华来说,还是可以很简单就做到的。



  现在这种关键时期,让主帅生个病也不错啊,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弄死了,牧道长表示,他真的不杀生!



  于是,因为牧倾华的不杀生而暂时保留一条命的镇亲王要倒霉了。



  每天噩梦什么的他还能承受,毕竟造反压力大,李继则觉得这还是正常的,只是那始终没有查出来的奸细让他如鲠在喉,之后一次病倒更让他的疑心升到了有史以来最高。



  他的身体从来就很好,即使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精力充沛依旧如年轻人一般,他也一直注意自己的身体,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这个时候病?想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大夫的一句话也证实了他的怀疑――并非简单的生病,他是中了一种能让人逐渐虚弱的药物!



  还能有谁!绝对是奸细,一个能威胁到他生命的奸细!



  枭雄大多是惜命的,李继则也不例外,军营中再次进行了一次大清洗,下面人心惶惶,士气逐渐低迷,而朝廷的援军却是日渐壮大,陈阳府中已经快有二十万军队了。



  李继则也是看得清楚形势的,在朝廷一次又一次早有预料的打压,而自己这边迟迟查不到奸细的情况下,他开始收缩兵力,准备和朝廷正面交锋,只要将朝廷最大的实力打散了,接下来的路无疑会顺利许多,倘若能够活捉或者杀了皇帝的话,那就更好办了。



  他从不认为他那皇帝侄儿是个什么将才,或许小聪明小手段的还有两分,但在打仗方面他自信这世上无人是他的对手!



  后来的“陈阳之战”从这一天起正式拉开帷幕,第一天,没有动静,第二天,没有动静,一连三天,无论西北军如何挑衅叫战,城内都毫无动静,军营之中的气氛渐渐变得浮躁,而他们的统帅却时时刻刻活在恐慌之中。



  自从中药之后,李继则将自己身边的安全指数提高了三层,每两个时辰换一次岗,就连一只苍蝇都别想近他的身。



  可就算是这样,他每天睁眼都会看到一个东西,或匕首,或鞭子,或一瓶剧烈的□□,每个早上都会端端正正的被摆放在他枕边。



  就算是心脏承受力再强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会吓破胆,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的这条命就在别人的掌控之中,说明那个暗中的人要杀他的话简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继则慌了神,每天都在疑神疑鬼,偏偏陈阳城内毫无动静,对方似乎在等着,等他彻底奔溃的那天。



  因为他的情绪,军营中的气氛越发紧绷,然后有一天,因为一个人的死彻底爆发。



  死的是傅安,李继则的左膀右臂,且死状极惨,全身的骨头都断了,被人硬生生的砸成肉泥,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第二天死的是个将军,第三天死的是李继则的另一个心腹



  军营之中人心惶惶,死人不可怕,毕竟都是刀枪剑戟里滚过来的,可怕的是死得不明不白。



  军心浮动,高层人员又损失的厉害,这场仗还没开打就已经输了大半,陈阳的城门就是在这个时候打开的,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李继则所有的部署都没用上,在傅安死的那天他或许就有了一些预感,所以当对面那个金灿灿的人举着重剑朝他当头砸过来的时候,他甚至是松了口气的,他已经半个月没有睡着觉了,每天每天的噩梦失眠让他的眼睛带上鲜红的血丝,整个人老了何止一倍。



  这下,应该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吧,虽然他有点不甘,他致死都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败的



  在高层将领损失了七七八八的情况下,李继则一死,这支军队就成了一盘散沙,朝廷的军队虽然比他们少了好几万,但收拾起来毫无压力。



  这场叛乱,从开始到结束,只维持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几乎成了一场笑话,李继则怕是连死都死不瞑目的。



  而叶重澜这个皇帝,也因为这场战争皇位坐的越发稳当,皇帝的声望提高了何止几倍,皇权隐隐的有盖过朝臣的势头。



  至少,叶重澜现在要做一件事,碰到的阻拦就绝对会比以前少很多。



  战争结束了,然后呢?然后当然是夫夫牵手把家还了。



  大佟的高宗皇帝是以为很有传奇性的一位皇帝,他少年继位,在位近三十年,除了早年的“福宁宫之变”“陈阳之战”外,大佟算得上是国泰民安了。



  高宗皇帝不算是个雄才伟略的帝王,但他绝对算得上是个明君,在他的治理下国家一天比一天富裕,百姓的生活也一天比一天好,归其原因则是这位皇帝很喜欢赚钱,而且还很擅长赚钱。



  他的赚钱不是那种剥削别人富裕自己的赚钱,而是打通西域,经营海上贸易,带着整个国家一起赚钱。



  他的一些想法,一些做法,让崇元年间的大佟朝的经济状况提高了何止是几十倍。



  高宗不是最英明神武的皇帝,但绝对是最会赚钱的皇帝,他治理下的国家也是最富裕的国家。



  而这位皇帝这一生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和国师之间的暧、昧□□了。



  高宗皇帝一生无后,他的后宫只有寥寥几个嫔妃,可以说是历朝历代以来后宫嫔妃最少的,而有心之人可以看出,自从崇元七年,国师进宫之后,就再没有过选秀之事。



  后宫彻底成为虚设,更有史官记载,帝与国师同寝同食,恩爱如夫妻。



  自然是有言官上折子进言过的,可皇帝一道圣旨,过继了几个旁系皇亲的孩子,放在身边教养,之后的宪宗皇帝就是其中之一。



  这道旨意彻底将言官的进言堵死了,没给任何人留退路。



  国师长生道人,世人传言容颜极盛,有仙人之姿,《国师列传》中也曾记载,道骨仙姿,神人风华。



  长生国师善医药,一生之中活人无数,唯有与帝王之间的暧、昧关系为人所诟病。



  不过别人的看法,是褒是贬,都与他们关系不大。



  叶重澜被困在皇宫做了二十多年的皇帝,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之后,才终于有了脱身的一天。



  两个人手拉着手终于可以逃脱牢笼,游遍天下了。



  无人的深山中,是一个人低沉的嗓音。



  “你不会真的把国库都搬空了吧?!”



  “没有,留了三分之一,终归是你治理过的国家,总要给你留点面子。”



  “”



  “三分之一了,很不错了,比原主当初留给你的还多。”言语间,隐约多了一种肉疼的感觉。



  “”



  总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位刚刚登基的皇帝啊,孩子,你辛苦了,努力赚钱吧!
[快穿]事不关己,硬被挂起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_kuaichuan_shibuguanji_yingbeigua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梦武轮回》《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剑公子》《穆爷又在给自己挖坑》《太荒吞天诀》《宠夫令》《一遇男神暖终身》《豪门夫人又败家了》《玄媚重生》《穿书后影帝盯上我了》